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为什么分院帽那么大而且堆满灰尘脏兮兮的【霍格沃茨paro系列】

*霍格沃茨paro无主线瞎叨叨日常流水账系列


前篇指路→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餐车到底有多少食物

后篇指路→ 不是每个巫师都知道如何骑着扫帚酷炫地飞行


【为什么分院帽那么大而且堆满灰尘脏兮兮的】

 

下了火车的新生们熙熙攘攘地跟着引路人走。

 

金还不知道他的举动已经引得许多三年级生侧目,他和格瑞道别之后,喜滋滋地跟上大部队,排着队准备上船。

 

小船并不大,四个人乘一条,和金同一条船的是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们都很沉默,坐下后便一言不发,倒是女孩分外活泼,主动来和金打招呼:“你好呀!我叫凯莉,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我叫金。”金挠了挠头,“那你们呢,叫什么名字?”

 

他的问话转向另外两个男孩,其中一个礼貌地打了招呼说自己叫紫堂幻,另一个却只是瞥了他们一眼,而后便继续一语不发抱着膝盖坐着。

 

“你怎么不理人啊?”金凑过去,“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

 

大概是被他缠得有点不耐烦了,男孩终于回答了三个字:“卡米尔。”

 

凯莉似乎是土生土长的魔法界人士,至少她看起来对霍格沃茨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并友好地向金科普了分院仪式如何进行——每个新生都要进行一番测试,最后根据测试的结果来决定要去哪个学院,不及格的一批当场就会失去入学资格被遣送回家。

 

“呃……”紫堂幻看起来想说些什么,却被凯莉打断了。

 

“哎?!居然这么严格吗!”金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可是格瑞和我说分院不难啊。”

 

“哈哈哈哈!”凯莉一手捂着嘴,十分开心地笑起来,“你说的是三年级的那个格瑞吗?那当然了,格瑞的成绩相当优秀,校长都说这是一百年来最聪明的头脑,对他来说那些测试当然是小菜一碟啦。”

 

试图把金从凯莉的忽悠中拯救出来的紫堂幻发现自己插不上话,而很快他更加无语地发现,金居然毫不犹豫地相信了。

 

“啊,难怪呢!”少年煞有介事地点着头,一脸自豪,“不过也不奇怪,毕竟那是格瑞嘛!”

 

“你们很熟吗?”凯莉眨了眨眼睛,“下车的时候我就听见你和他说话来着。”

 

“嗯!我和格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金比了个傻兮兮的剪刀手,“所以我一定会通过测试的,我要和格瑞一起上学!”

 

卡米尔因为这话转头看了一眼金,不过他实在是太沉默了,谁也没察觉。

 

不管各怀心思的四个人怎么想,小船很快驶到了霍格沃茨岸边,包括金在内的一大群新生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座辉煌巍峨的城堡。霍格沃茨常常被称为最好的魔法学校——或许光是外观就为它加了不少分。

 

“一年级新生请排好队,跟我来。”一个年轻男人从城堡门口向他们走来,斯斯文文地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变形术教授,鬼狐天冲,由我负责带领你们去参加分院仪式。”

 

“嘁。”凯莉哼了一声。

 

“凯莉,你认识他吗?”金注意到了。

 

“勉强算是吧。”凯莉扬着下巴,“金,你要小心这个人啊,阴险狡诈不是什么好东西。”

 

“哎?可是他不是说是教授吗?”

 

“教授又不一定都是好人,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长大的啊?”

 

新生们规规矩矩排着队爬楼梯往宴会大厅走,四个学院的长桌边已经坐满了老生,金左看右看,终于在最靠左边的一条长桌角落发现了熟悉的身影,顿时眼睛一亮。

 

他刚想喊对方,却被分院帽的歌声打断了,在帽子声情并茂的演唱声中,金冲着格瑞又是招手又是蹦跳,做口型做鬼脸,都没能让格瑞转头看他一眼,反倒是足足吸引了一把距离最近的拉文克劳长桌的注意力。

 

“啊,我敢打赌,他和老姐一样是个格兰芬多。”埃米冷静地吐槽。

 

“那个……金,别乱动了,分院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终于,同一条船的紫堂幻拽了拽金的巫师袍,小声开口,“等一下喊你的名字,你上去戴上分院帽,就行了。”

 

“咦?那个脏兮兮的帽子?”

 

“那是分院帽!”紫堂幻说,“看起来可能是脏兮兮……的吧,但是那里面注入了霍格沃茨创办者的思想,由它来分院是最准确的。”

 

“是吗?虽然不是很懂,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金抓了抓头发,“那测试呢?”

 

紫堂幻扶额:“没有什么测试啊,你还不明白吗?凯莉是在耍你呢。”

 

“谁说我耍他了?”凯莉插话进来,不满地鼓起了腮帮,“分院帽会分析你的血统和能力以及性格,然后决定你进入哪所学院,这难道不是测试吗?不过我会去哪个学院,我倒是心里有数呢。”

 

“真的呀?凯莉,你会去哪里?”

 

“斯莱特林——绝对是斯莱特林。”女孩拨了拨长发,很是自信地宣称,“那里是最适合本小姐的地方。”

 

有些新生听了这话之后和凯莉默默拉开了一些距离,凯莉注意到了,不以为然地笑笑,紫堂幻左右看看,最后还是原地站着没动,金一如既往地什么都没察觉——他还有一大半的注意力在格瑞身上呢。

 

“不知道我会去哪个学院呢。”金伸伸懒腰,“要是能和格瑞一个学院就好了。”

 

“噗嗤!”

 

“凯莉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那紫堂幻你呢?你想去哪个学院?”金问。

 

“我……”紫堂幻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分到哪里就是哪里吧……”

 

“金!”

 

这时候,鬼狐天冲念到了金的名字。紫堂幻和凯莉同时推了金一把,少年这才回过神,一溜烟穿过人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这位同学,能先把你的帽子摘下来吗?”鬼狐天冲哭笑不得地看着那顶黑白相间的鸭舌帽。

 

“啊?好。”

 

金把帽子摘下来,巨大的分院帽就扣上了他的脑袋,帽檐直往下滑,压得金什么都看不见。

 

“嗯嗯……不错,很不错的孩子。哦,是秋的弟弟,和你的姐姐一样,天不怕地不怕。”帽子嘴里发出浑厚的声音,“那么你——”

 

“哎、哎等等!等等啊分院帽先生,我能不能和格瑞一个学院?”

 

被分院帽遮着眼睛的金看不见,他这句话嚷嚷出来之后,所有人的视线一瞬间唰地集中到了他身上,有一些视线转向长桌边的格瑞,都被格瑞冷冷地扫视回去。宴会大厅安静了一瞬,而后各种窃窃私语声嘀嘀咕咕地散发出来。

 

“格瑞?我记得那个孩子,非常优秀,聪慧冷静的头脑和难以撼动的坚定意志。”分院帽倒是很健谈,“我原本在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之间犹豫不定,但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将他分到了斯莱特林,他会做出一番成就的……等等,孩子,你要去斯莱特林?!”

 

最后几个字的音简直都变调了。

 

“不行吗?”金对自己引发的议论无知无觉,他甚至还晃着腿呢,“我想和格瑞在一起,但是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没办法啦,那,我要去哪个学院?”

 

“斯莱特林不适合你,孩子,即使你坚持我也不会把你分到那里去的。”分院帽听起来松了口气,“不过我很高兴,现在的孩子们开始逐渐打破学院的隔阂了吗……那么,为了你的勇气,格兰芬多!”

 

分院帽被摘了下来,金重新戴好自己的帽子,还和分院帽道了谢,这才蹦蹦跳跳地往格兰芬多长桌走——以格兰芬多一贯的热情来说,这次给予新生的掌声真是有些稀稀拉拉。不过金没在意这个,他挑了个空位坐下,转身就隔着整个大厅冲格瑞挥手,还咧着嘴比了两个胜利的V字手。

 

这个笨蛋。格瑞在心里叹气。得益于他冷着脸的模样,长桌上倒是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嘲笑金,更没有人试图试探他们的关系。

 

等待分院的新生队伍里,凯莉已经捂着肚子笑弯了腰,紫堂幻更多地替金感到忧心忡忡,他对学院之间微妙的关系要敏感得多,这倒是让他暂时忘记了对自己分院的忧虑。

 

名叫卡米尔的男孩被分到了拉文克劳,但爆发最热烈的掌声却来自格兰芬多长桌。

 

轮到凯莉的时候,分院帽几乎是刚刚碰到凯莉的头发尖就大声宣布了斯莱特林的结果,女孩笑嘻嘻地往斯莱特林长桌走,回头看了一眼格兰芬多的方向,果不其然有个蓝眼睛的笨蛋正在拼命替她鼓掌。

 

“天哪,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凯莉摸着良心感叹,她绝对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傻的孩子。

 

紫堂幻在椅子上坐的时间比他们两个都要久,几乎是花了五分钟,分院帽才开口将他分到赫奇帕奇,他避开了两个堂兄嗤笑的目光,迎着赫奇帕奇长桌温暖的欢迎掌声走过去坐下了,而后他小心地往隔壁桌子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金也在替他使劲鼓掌,这让他心里觉得好过了很多。

 

所有新生分院完毕,经过了齐唱校歌和校长训话等一系列闹哄哄的流程之后,晚宴终于开始了。校长丹尼尔拍了拍手,长桌上便一瞬间冒出了许多热气腾腾的美食。

 

“哇——”金瞪大了眼睛,端着盘子把他够得到的食物都拿了一份,接着就开始埋头大吃。

 

学院里近旁的老生开始和新生攀谈,一派祥和热热闹闹,金专心致志地吃东西,没有分出太多精力到身旁的状况——即使他有心一心二用也很困难——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是格兰芬多长桌上唯一一个没有被旁边的老生搭话照顾的新生。

 

这个状况却同时被其他两张长桌上的人注意到了,紫堂幻看得担心,却发现金照常吃吃喝喝,一点也没有被影响胃口的样子;凯莉取了一份水果沙拉,一边吃得慢条斯理,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格瑞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金完全没注意到周遭的状况,于是他收回视线,似乎不再关心那个嚷嚷着要和自己一起的小孩。

 

“哎哟,不担心吗,他大概已经被学院的人排斥了。”凯莉特意选了格瑞身旁的位置坐下,这会儿趁着大家都在放松交谈的时候,笑嘻嘻地悄声和格瑞搭话。

 

“不需要。”格瑞淡淡地回答。

 

格瑞比谁都知道金的性格,所以尽管他比谁都在意金的状况,但他却可以说是最不担心金的那个人。他的发小有多坚韧,他完全一清二楚,这是个父母双亡、唯一的姐姐也失踪之后,仍然能打从心底扬起灿烂笑脸的孩子,担心他会因为被排挤而哭哭啼啼,未免太小看金了。

 

“是吗?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呢。”凯莉眨了眨眼睛,“不过,金真是个有趣的人,我对他很感兴趣哦。”

 

格瑞没说话,甚至没转头看凯莉一眼,但凯莉面前盛着南瓜汁的杯子却开始微微摇晃起来,一条缝从杯沿倏地一路向下裂到杯底,多一分杯子碎掉,少一分裂缝不齐。

 

南瓜汁从缝隙里渗出来一些,滴在桌布上洇湿了一小块,这看起来就像小巫师还不成熟的魔力波动酿成的小小事故,凯莉却能感觉到那其中精确到让人汗毛直竖的魔力控制。

 

这当然不是什么可笑的魔力波动,这是一个无杖魔法——巫师们使用魔杖,正是为了能够更加精确地控制自己的魔力,让咒语发挥出百分之百甚至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威力。但现在格瑞没有使用魔杖,他的魔杖插在袍子口袋里,仅靠他自身就能达到这种程度的精准,那如果使用魔杖的话……?

 

“哈哈……”凯莉转转眼珠,笑了,“人家又没有恶意,只是好奇嘛。”

 

“收起你的好奇心。”

 

这句话之后,他们的对话便突兀又自然地结束了。

 

格瑞不着痕迹地又瞥了一眼格兰芬多长桌,发现金在兴高采烈地往盘子里夹食物,胃口一如既往好得令人叹为观止。很显然,比起操心被排挤之类的事情,还是去操心金会不会吃太多撑得难受更实在一点。

 

幸好一直没告诉金自己的学院——格瑞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挺正确的,要不然,金绝对会直接和分院帽嚷嚷要求去斯莱特林,那状况就更糟糕了。

 

格瑞知道金会被分到格兰芬多,不需要分院帽也知道,除了金的姐姐秋,有谁比他更了解那个孩子呢?

 

格兰芬多长桌上,金正满心欢喜地啃着不知道第几个鸡腿。

 

霍格沃茨的食物好吃程度远超想象,更是远远超过格瑞那“还行吧”的无情评价,金一边吃,一边在心里腹诽格瑞的眼光实在太高,要是让他来评价霍格沃茨的伙食,他绝对会把这辈子的溢美之词都用上,一点不带夸张的。

 

他专心于消灭盘子里的食物,压根没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成为了附近的焦点人物——如果说最开始大家还对这个声称要和格瑞在一起的孩子感到排斥,现在则是完全的目瞪口呆,毕竟大多数人都吃饱了,只等甜点上桌,可这孩子仍然一脸无忧无虑地吃个不停,老天,那是第几个鸡腿来着……?

 

“我没法想象格瑞会容忍一个吃货。”有三年级的格兰芬多喃喃着,“开玩笑吧?”

 

“得了吧,格瑞对那群斯莱特林都没什么好脸色,就好像他不是似的。”

 

“那为什么这孩子一副和格瑞关系很好的样子?”

 

“崇拜者?”

 

“那更危险了啊……”

 

“嘿,他又拿了一条炸鱼,我赢了,五个西可,快交出来。”

 

八卦噼里啪啦一路蔓延,整条长桌都知道了这个叫金的新生胃容量惊人之后,长桌上的食物终于换成了各种各样精致的甜点,然后他们就看着金发的孩子兴高采烈取了一大块糖浆馅饼,大口咀嚼起来。

 

“光看着我就饱了。”有人说,得到了周围人的一致赞同。

 

丰盛的晚宴接近尾声,校长丹尼尔用汤匙敲了敲酒杯:“各位,在你们返回宿舍尽情休息之前,作为校长我有几句话要嘱咐大家,请务必认真听。”

 

熙熙闹闹的宴会大厅安静下来。

 

“首先,是提醒新生的——霍格沃茨的楼梯和一些走廊很调皮,每天都有一段时间它们会改变自己通向的地方,一小时前这条路也许还通向魔药教室,一小时后这条路可能会把你送到天文塔楼。每年都有很多新生因为迷路而迟到,请老生们注意提醒新生,新生自己也要尽快适应,这是这座城堡的传统之一。”

 

“其次,恶作剧请适度,我理解年轻人喜欢热闹和制造麻烦的性格,也非常喜欢我的孩子们如此有活力,但无论什么事情都有限度。去年在草药课和魔药课上的恶作剧事件相当恶劣,很多学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我希望今年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最后,老调重弹,每年都要强调一遍的事情,宵禁时间过后严禁夜游,每晚级长和教授都会在城堡里进行巡视,夜晚逗留在外是非常危险的,为了大家的自身安全,希望都能好好遵守规矩。”

 

“——那么,预祝大家度过圆满的一年。”

 

校长结束讲话,大厅里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掌声,每个学院的级长开始组织学生排队回到各自的宿舍,金急急忙忙把最后一口水果蛋糕塞进嘴里,撑得腮帮子鼓囊囊得像个仓鼠一样,忙不迭跟上了大部队。

 

金的方向感很差,从小如此,似乎是天生的,年龄还小的时候他常常因此走丢,因此他很快就学会了在迷路之后站在原地等着姐姐或是格瑞来找自己,再长大一点,他就习惯了出门牵着姐姐的手,姐姐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日子,他就拽着格瑞,袖口或是一片衣服角,只要能保证不走散就好。

 

“别跟着我。”格瑞总是这么说,却从没真正强硬地将他拽着衣服的手扯开过。

 

想要不走丢的话,待在屋子里确实是更省事安全的做法,但金小时候总是喜欢追着格瑞出门,缠着对方和自己玩,渐渐的,似乎不管是他还是格瑞都习惯了。

 

“一年级新生跟上,不要走散!”级长安迷修大声提醒。

 

金回过神,急忙又走了几步紧紧追上,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们同样排成一队,向着和格兰芬多截然相反的方向走去。在那些移动的脑袋里,金轻易就找到了熟悉的银发。

 

估摸着回了宿舍之后就要直接睡觉了,金觉得他应该喊格瑞道声晚安,就像他们之前一起在家的每一个晚上一样。两个男孩的房间挨着,每天睡觉之前都会互相说一声晚安,尽管金知道格瑞不一定马上就睡,偶尔他半夜醒来,会发现隔壁房间的门缝里仍然透出灯光。

 

“格瑞——”

 

金几乎就要这么喊出口了,却在他出声的前一秒,银发少年回过了头,隔着一大群学生,直直地看向他。

 

这是他们从下了火车分开之后,第一次真正对接成功的眼神交流。

 

格瑞看着金那副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的神情,面无表情地抬起手,点了一下自己的左脸颊,而后便转过身,毫不犹豫地走了。

 

“?”金不明就里,跟着格瑞的动作也戳了一下自己的左脸颊,结果蹭下来白花花一块奶油,等他把脸擦干净,发现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已经走得干干净净了。

 

“晚安,格瑞。”金扁了扁嘴,自言自语,跟着格兰芬多的大部队费劲儿地往塔楼上的宿舍攀登。

 

级长为新生科普了进入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入口——胖夫人的画像,同时也把口令告诉了他们。等到金终于到达他的宿舍,他发现行李已经被稳妥地安置起来,巨大的床铺看起来舒适柔软,他想也没想,直接往床上一趴。

 

这一天称不上很累,但发生的事情太多,以至于他觉得如此漫长。

 

同宿舍的室友很快也进来了,他们互相打了招呼,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金察觉到他的室友们似乎并不喜欢他——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孩子却总在意外的地方有着敏锐的直觉——他想了一会儿也没明白这是为什么,这时他不过分纠结的优点显现出来了,很快他就不再为此烦恼,换了睡衣洗漱完毕准备早点睡觉。

 

金躺上床,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太习惯,似乎少了什么事情一样。

 

他睁着眼睛,毫无睡意,窗户忽然响起了“笃笃”的声音——这声音金太熟悉了,熟悉得他一骨碌爬起来,猛地打开窗户。随着夜风一起冲进来的,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猫头鹰,胸前的羽毛有着漂亮的花纹。

 

“烈斩!”

 

猫头鹰矜傲地叫了一声,沐浴着一屋子小孩惊讶的目光,在屋内盘旋了一圈,落在金床头的台灯上,伸出一条腿来,示意金解开绑在腿上的小纸条。

 

金把小纸条解下来,摸了摸烈斩漂亮顺滑的羽毛,猫头鹰用喙啄了一口金的手指,抬起翅膀轻轻拍了一下金的脑袋,接着就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拜拜——”金冲着窗外挥手,夜空中传来猫头鹰响亮的鸣叫声。

 

之后少年们互相道了晚安,洗漱完毕,熄灯睡觉。

 

而金也终于弄明白了是哪里不对劲——那张烈斩捎来的纸条上,用金最熟悉的字迹写着“晚安”。看到纸条内容的一刹那,金恍然大悟,他把纸条随手塞进枕头底下,躺下盖上被子,眼睛一闭,睡意袭来。

 

他卷着被子,很快就沉沉入梦。



——end——


*一点关于分院的私设叨叨

*分院方向属于个人理解爱好,如有不同,那是必然的w


关于金:

【格兰芬多微笑着说:“不光要有聪明的头脑,勤奋和刻苦,更重要的是要有狮子般的勇气和胆识,才能在这风雨飘摇的魔法界站稳脚跟。”

——《霍格沃茨 一段校史》】

小天使一看就长着一张格兰芬多的脸啊!【咦?

咳咳言归正传,格兰芬多所看重的是勇气、气魄与过人的胆识。这几条我觉得金条条符合,真的。他总是时刻对自己充满自信,阳光又乐观,似乎没有什么能打倒他。

而从我个人理解的角度,格兰芬多学院的人似乎大多都有着一种孩子般的率真,毕业多年后,他们一定还是最像孩子的那一批人。

基于此,小天使去了格兰芬多www


关于格瑞:

【“你们三个都说得没错,但要真正攀上金字塔的顶峰,最最重要的恐怕还不够,不是聪明、勤奋,也不光是勇气,而是蛇一样的冷静和精明,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啊!”

——《霍格沃茨 一段校史》】

关于格瑞的学院,我就像分院帽一样犹豫了很久,究竟是拉文克劳还是斯莱特林,但最后我选择让他进入斯莱特林学院。

格瑞当然可以进入拉文克劳,他无疑是非常优秀的人,个人实力强大,头脑也很好,但在此之外,他习惯于独来独往,一个人战斗,并且他坚持不懈探求他想要的真相,为了他想要的、以及他想保护的,他总是在一个人默默地努力。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足够冷静的头脑,这是我认为比起他的聪慧和强大更为突出的特质。于是我就把他放到了斯莱特林XD


关于紫堂幻:

【赫奇帕奇反驳着:“光聪明有什么用?他们要像獾一样任劳任怨,无比勤奋。”

——《霍格沃茨 一段校史》】

(说实话我看到任劳任怨的时候一瞬间想的居然是难道鬼狐是赫奇帕奇毕业的【。)

给紫堂幻的学院选择犹豫了很久,所以他也在凳子上坐了很久www究竟是格兰芬多还是赫奇帕奇呢?

在紫堂幻身上,这两个学院的特质都是我能看到,且较为突出的,尽管他的勇气似乎藏得有些深。

选择让他去赫奇帕奇,并非觉得他勇气不足,而是比起勇气,他的善良、正直、诚恳、以及勤奋和努力是更为突出和闪光的。他或许没有那么好的天赋,普普通通,他也会为此自卑,可他从未放弃努力,勤奋认真,就像他为了提升自己不要拖后腿,而一次一次去尝试驯服幻影龙蜥一样。


*另,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神奇的事情。

金在渡湖时乘坐的小船,成员是他,紫堂幻,凯莉,卡米尔。

他去了格兰芬多,紫堂幻去了赫奇帕奇,凯莉去了斯莱特林,卡米尔去了拉文克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多么包罗万象的一条小船!

评论 ( 92 )
热度 ( 32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