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如果看到水果碗里有一只梨子那么就试着去挠一挠吧【霍格沃茨paro系列】

*儿童节呢!虽然已经超龄了,不过还是想永远当个宝宝www

*也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还有痛痛生日快乐XD


*前篇指路→ 格瑞的宿舍抽屉最里面那个施咒上锁的盒子里到底有什么

*后篇指路→ 一起度过的圣诞节是不需要魔法的奇迹


【如果看到水果碗里有一只梨子那么就试着去挠一挠吧】

 

进入十二月,霍格沃茨终于迎来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金睁开眼睛的时候,听到了宿舍里另外四个人的惊呼声,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惊呼声的方向看去——四个男孩挤在窗前,兴奋不已地嚷嚷着“下雪啦!”“打雪仗!”之类兴高采烈的话。

 

还迷迷糊糊的金发男孩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掀开被子跳下床,也不顾自己还穿着睡衣,赤着脚就往窗前跑:“下雪了吗?!”

 

“嗯,下雪了!”其中一个圆脸男孩回答他,他是同宿舍的四个人里最早对金表现出善意的人。现在五个男孩也会常常在宿舍里聊聊天,抱怨抱怨阴沉严厉的魔药教授,甚至一起分吃金的糖果了——不过那是在金告诉他们这包糖来自格瑞之前,在金无意中说漏了嘴之后,香甜的滋滋蜂蜜糖又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独享。

 

男孩们毕竟心思单纯,他们可以因为几句传言就轻易地疏远一个人,那么他们也可以因为一段时间的相处就接受一个人。不过当然,他们是泾渭分明的——即使他们不再那么介意金和格瑞的亲近,但金是金,格瑞是格瑞。

 

金试图替格瑞辩解,他尝试着说起他们两个小时候的有趣事情来证明格瑞“其实人很好很温柔的就是都不说出来”,不过这些话产生的效果完全偏差了。金使出浑身解数,绘声绘色讲述了小时候他被狗追得不得不爬树最后被格瑞英勇解救的故事,带来的结果却是整个宿舍的哈哈哈声,等男孩们笑够了被一条狗追得满地逃窜的金,他们已经忘记了格瑞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

 

“你们真是的,好好听人说话啊……”

 

金有点沮丧,不过他没有坚持继续讲。或许他不明白为什么,但他的直觉总能帮他做出一些——至少是当下——更正确的决定。

 

男孩们熄了灯,各自道过晚安躺下睡觉。金盖上柔软温暖的红金色被子,两只手扒着被子边,在一室黑暗里徒劳地盯着挂在床柱上的法兰绒幔帐。

 

可是格瑞真的很温柔啊。他有点气呼呼地想,翻了个身。

 

——但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又不像我一样,和格瑞一起长大。

 

金又翻了过去,在床上煎了个实实在在的烙饼。

 

他心里的不甘稍微被冲淡了一些,最后他想象了一下自己和格瑞抱怨这些的场景。他脑海里的自己喋喋不休,格瑞面无表情地听着,听完了,还是那么面无表情,大概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真无聊。”

 

金发男孩突然埋在被子里笑出了声,然后他闭上眼睛,那天他比想象中还要快地入睡了。

 

初雪的早晨热闹极了,这天刚好是星期五,大多数学生都只在下午有一节课。等金洗漱完毕,换好衣服走进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时候,发现里面比平时更为喧闹,他觉得自己有点饿了,因此穿过人群打算去大厅吃早饭,但就在他要走出公共休息室的时候,他被一个人叫住了。

 

“金!”

 

叫住他的人个子很高,有着一头蓬松的棕色头发。金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他稍微想了想,就从记忆中抓住了一缕熟悉的气息。

 

“啊!”男孩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瞪大了眼睛,“你是那个守门员!”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点了点头,笑了:“是的,不过那是在魁地奇赛场上。在格兰芬多塔楼的时候,我是你们的级长,安迷修。”

 

“哦、哦……”金点了点头,小声重复了一遍以记住这个名字,“那,你找我有事吗?”

 

对方递过来一摞羊皮纸:“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把这些发给格兰芬多的学生。这是今年的圣诞假期通知和留校签字确认表,本来这是身为级长的我的义务,但很不巧我有些急事,你愿意帮忙吗?”

 

“好啊,没问题。”金点了点头,接过了那摞颇有些厚度的羊皮纸,“只要发给每个人就行了吗?”

 

“对,需要留校的同学会自己上交签字确认。”安迷修点了点头,他笑起来的样子十分温和又谦逊,“那么拜托你了,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金抓了抓头发,摇摇头笑了:“不用客气啦,小事嘛!”

 

说着,金发男孩就拿着那摞羊皮纸在公共休息室里跑开了,他到现在也只和自己同宿舍的四个人熟悉了一点,宿舍之外的同届生几乎都不认识,更别提其他的高年级生了。但金有个优点,他从来不怕生,即使是不认识的人初次见面,他也能毫不怯场地扬起笑脸和人打招呼。

 

——不过,如果没有必要的事情,他几乎不会主动去结交陌生人。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

 

他拿着被级长托付的一摞羊皮纸,笑眯眯地和每一个人打招呼然后发一张,格兰芬多没有几个学生拒绝他,大部分人都和他说了谢谢,只有几个孩子抿着嘴,一言不发接过羊皮纸就飞快地走开,好像和金挨得近了会沾染上什么霉菌似的。

 

休息室里人不全,金又跑了一趟男生宿舍,但女生宿舍他进不去——如果男生踏上女生宿舍的楼梯,那些楼梯就会变成平滑的陡坡,让这些男孩们狼狈地滑到地上去——最后他把一些羊皮纸托付给一个一头红发的学姐,而学姐托着腮,用一种让金冷汗直冒的目光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最后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真可爱啊,再过几年,一定会成为帅气的好男人的!”名叫艾比的红发女孩高高兴兴地嘀咕着,“好,在那之前,就让本小姐用充满爱的目光静静地守望他!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发现未来的好男人了!”

 

学姐蹦蹦跳跳地走了,留下金迷惑地抓抓头发,然后他一如既往地放弃了那些他想不明白的纠结事儿。

 

手里的羊皮纸还剩几张,金想了想,把它们放回了自己的宿舍,准备晚上再在公共休息室里找一次漏网的人——他对人的记忆力好得惊人,几乎可以说是过目不忘,格瑞曾经评价说金记人不靠脑子靠直觉,那就像是金的本能一样。

 

不过现在,金觉得自己更饿了,还因为说了太多话而口干舌燥,可他太急着从八楼跑到一楼,忘记注意路上的状况,结果被一座只在星期五变换方向的楼梯弄得晕头转向。等他按着画像们的指引终于踏进一楼大厅的时候,男孩绝望地发现,长桌上的早餐已经撤下去了。

 

他们都不知道这些食物是怎么出现的,当然更不知道这些食物又被撤到哪里去。四条长桌干干净净,空气中却还偏偏弥散着一股香喷喷的油煎培根味儿——显然不久前桌上还摆满了早餐——勾得金深吸了一口气,窜入鼻腔的香味让他越发饿得空虚。

 

他那副沮丧劲儿实在是太明显了,以至于差点没头的尼克飘了过来:“孩子,是你!上次我真的很抱歉,不过你看起来已经好了……这次出什么事了?希望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我还没吃早饭。”金如实相告,愁容满面地托着腮,“我觉得我撑不到中午吃饭,还有好几个小时呢,现在我已经觉得快饿死了,可我已经把我的糖吃光了。”

 

幽灵笑了:“这有什么,我虽然不能给你变出食物来,但我知道到哪里能找到吃的,你不会饿着的。”

 

“真的吗?哪里?”金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他看起来几乎是神采奕奕了,这副模样逗笑了幽灵,他笑得脑袋差点从脖子上掉下去,不过当然,还差一点,谁让他是“差点没头”的尼克呢。

 

得到答案之后,金兴高采烈地和这位幽灵道了谢——分外小心没有碰到幽灵的哪怕一个衣服角——然后他站起了身,匆匆向大厅外跑去,转了一圈找到地下室入口,在一些学生诧异的目光中飞快地钻了进去。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对地下室还挺熟悉的,这可能是他除了自己的宿舍之外最熟悉的地方了,毕竟他不但在魔药课教室上课,他甚至还进去过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呢!当然,这件事是个秘密,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格瑞没有刻意提醒他这一点,不过他总是知道的,从格瑞把他用咒语隐藏起来还在宿舍门上施咒的举动中,他能意识到这不是可以被当做闲聊内容的事情。

 

然而,也因为太熟悉,金在拐弯的时候又犯了他常见的错误——出于某种对安全感的寻求,他总是下意识走向看起来熟悉的地方。等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呆站在一堵湿乎乎的石墙面前了。

 

“呃……”

 

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想起这似乎是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入口,但差点没头的尼克和他说的是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入口附近——那里堆着一堆圆木桶。很显然,他又把路走错了,尽管他不清楚是在第几个路口拐错了,或者也许一开始他就走错了。

 

踌躇的时候,有人从背后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哇!”金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凯莉?”

 

“是我啊,你站在这里干嘛呢?”凯莉把一根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歪着头眯了眯眼睛,“还是说,我抓到了一个来打探情报的格兰芬多?”

 

“我不是来打探情报的。”金一五一十地解释,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其实……我是迷路了,我想去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那边,凯莉,你知道怎么走吗?”

 

霍格沃茨的厨房入口可不是什么每个学生都知道的常识,绝大多数学生可能直到毕业也不知道那些食物是从哪来的,所以无论有没有必要,哪怕是为了传统,也要严守厨房入口的秘密——差点没头的尼克是这样郑重其事地交代金的。

 

“唔——”凯莉又把棒棒糖塞回嘴里,一侧腮帮子鼓了起来,她歪着头煞有介事地思考了半天,最后得出了答案,“知道是知道,不过带路这种麻烦事我才懒得做呢。”

 

男孩的脸立刻垮了下去:“哎————”

 

“哈哈哈!”金的表情愉悦了凯莉,她心情很好地又安慰了男孩一句,“哎呀,不过说不定,总有人愿意做这种麻烦事呢。”

 

说完,女孩冲着石墙说了句口令,也不怕被金偷听,石门移开,她踩着蹦蹦跳跳的活泼步子进去了。

 

“啊?什么啊……”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石门再度合上,结果他还是毫无头绪。

 

不过光是站着也不会有办法,金决定先沿着来时的路回到螺旋楼梯附近,然后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路可走,他记得那附近挂着一两幅画像,如果运气好,那些画像没有去别的画里串门的话,他还能问问路。

 

他沿着来时的路走了一段,隐约觉得背后似乎有人跟着自己,能感觉到有视线落在后背上。对方这种不声不响的举动让金觉得有点紧张,他的右手悄悄从袍子兜里抽出魔杖,握紧,加快脚步转过一个拐角,而后紧贴在拐角墙壁上,随时准备着看看身后的人究竟是谁。

 

“影子落在外面了,我告诉过你的。”

 

——然后他听到了一把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甚至他都能听出对方隐藏在尾音中的叹气声。

 

“格瑞!”

 

金立刻兴高采烈地从拐角处转了出来,果不其然,站在那的正是他的发小。

 

算起来他们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所以金想也没想就直冲着格瑞扑了过去,然后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被对方一伸手毫不留情地推开了。

 

“想出其不意,就别暴露自己躲藏的位置。”

 

金试图挨近格瑞给对方一个拥抱,然而他只是徒劳地划拉了两下胳膊,两岁的差距简直比鸿沟还大,至少他现在无论力气还是身高都比不过格瑞。

 

他只好放弃,扁了扁嘴:“格瑞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啊?”

 

“没跟着你,恰好和你一个方向罢了。”格瑞淡淡地说着,视线落到金的脸上,“你呢,这个时候过来地下室干什么?”

 

金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声,一阵从他腹部发出的轰鸣声就回答了他的问题。金发男孩顿时哀叹一声,他饿得前胸贴后背,蹲在了地上,可怜兮兮地仰起头:“格瑞,我快饿死了。”

 

“…………”

 

银发少年转身就走,只是撂下一句“跟上”。金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袍子,小步跑着追上了自己的发小。

 

他跟着格瑞左转右转,然后忽然转上了一条宽阔的石廊。

 

和通往魔药课教室那条阴沉潮湿的走廊不同,这条走廊显得宽敞而朴素,他们在路上遇到了几个赫奇帕奇的学生,那些学生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不过并没有人问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入口附近。毕竟,要进入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就得按照一定节奏敲击那堆圆木桶中的一个——就连赫奇帕奇的新生偶尔都会犯错,何况其他学院的学生呢?

 

最后,格瑞把金带到了一幅画的面前,那是一幅静物画,画中央是一个精致的银色水果碗。

 

“…………”

 

“…………”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几秒钟,金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满眼惊叹:“格瑞,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啊?”

 

格瑞很想叹气,不过他忍住了:“你不是饿了吗,那么除了厨房,你还能去哪里?”

 

经常叹气会让幸福溜走——这是金义正言辞和他说过的话,虽然他不信这个,不过他确实下意识地减少了自己叹气的次数。

 

金讪讪地笑笑,他左右看看,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便凑到画前,照着差点没头的尼克说的,伸手挠了挠水果碗里那只绿色的梨子,梨子咯咯笑起来,抖动着变成了一个绿色的门把手。

 

“真的变成门把手了!”男孩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格瑞等着金感叹够了,终于拧开门把手打开门,他转身想走,却被自己的发小一把抓住了手:“格瑞你也来吧!”

 

金发男孩不容分说地拖着他,那双湛蓝的眼睛闪闪发亮,格瑞原本想要挣开的动作顿了顿,最后他默许了,跟着金一起走进了厨房。

 

霍格沃茨的厨房里有上百个在工作的家养小精灵,厨房门被打开了,这些家养小精灵们的视线一瞬间都集中到金和格瑞两个人身上。被那么多网球似的大眼睛一起盯着看,就连金都觉得一瞬间动弹不得。

 

而后,此起彼伏的尖细叫声响了起来。

 

“先生!先生们需要什么!”

 

“我们乐意为先生们服务!”

 

一群家养小精灵向着他们两个涌来,金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些小精灵围着他们一脸期待,下意识地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没吃早饭,好饿啊,所以……”

 

话还没说完,一群小精灵就叽叽喳喳地嚷嚷开了。

 

“小先生没吃早饭!”

 

“哦天啊小先生很饿!小先生需要很多吃的!”

 

“食物!食物!快点为小先生准备食物!”

 

几个小精灵把他们引到一张干净的桌子旁坐下,椅子上的坐垫柔软极了,金一坐上去,就满足地赞了一句:“好软啊!”

 

而这引发了新一波的尖叫。

 

“小先生喜欢我们的椅子!”

 

“我们缝制的坐垫!”

 

“天啊!感谢您的赞美!您真是太好了!”

 

小精灵们又是叫又是跳,网球似的大眼睛变得湿漉漉的,似乎一瞬间就盛满了泪水。

 

金紧紧地抿住了嘴巴,转头看着格瑞,格瑞面无表情地回视了他,两个人在满屋子尖叫吵嚷的家养小精灵中默默相望,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一起闭紧了嘴巴,什么都没有再说。

 

很快,两个盛满了热气腾腾食物的银托盘被端到了桌子上,托盘里放着香喷喷的炒鸡蛋、煎培根和一些用番茄酱炖煮得软烂的豆子,煎得焦黄的厚土司和融化在土司上的黄油,刚泡好的红茶香气四溢,一小壶鲜奶和一罐方糖摆在旁边。

 

“先生们请用!”小精灵们的嗓子又尖又细,“希望能让先生们满意!”

 

“好香啊!”金惊喜地瞪大眼睛,这可比他想象的要好多了,他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切下一块厚土司塞进嘴里,被微焦柔软的口感感动得几乎泪流满面,“简直太好吃了,谢谢你们!”

 

一瞬间,所有的家养小精灵都沉默了,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金。男孩差点被这种反常的寂静噎住,他举着刀叉,迷茫地反思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而一旁的格瑞已经默默地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下一秒,整个厨房沸腾了起来。上百个家养小精灵一齐激动地又是哭又是尖叫,厨房的天花板几乎要被它们的声音掀翻了。

 

“小先生说了谢谢!天啊小先生对我们说谢谢!”

 

“您喜欢真是太好了!获得您的赞美让我们十分荣幸!”

 

金目瞪口呆,被这串尖细的声音吵得几乎脑袋疼,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格瑞,却发现对方早就捂好了耳朵,用一种淡定得让人咬牙切齿的表情看着他。

 

“那个……你们不要叫了!”

 

所有的小精灵又安静下来,眼巴巴地看着金。

 

如果说金从来不知道被热烈视线注视着是什么感觉的话,那么现在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并深刻地明白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呃……”他艰难地挤出一个字,抓抓头发,觉得自己被看得简直食不下咽,“你们不要再尖叫了好吗,我是说,早饭真的很好吃……不要叫!我先把早饭吃完,你们去做之前在做的事情,好不好?”

 

一群小精灵们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激动得眼泪直流。然后他们三三两两地散开了,就照着金说的那样,回到了他们的岗位上去,厨房再一次井然有序地忙碌起来。

 

格瑞放下了手,金也松了一大口气,他一边往嘴里塞炒鸡蛋——塞得腮帮子鼓囊囊的——一边问:“吓我一跳,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啊格瑞?”

 

“他们是家养小精灵。”格瑞回答,胳膊支在桌面上,一手托着下巴,“家养小精灵以提供让巫师满意的服务为荣,而大多数巫师对待他们的态度并不友好,你称赞了他们还道了谢,他们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是这样啊!”金了解地点了点头,他专注于迟来的早饭,不再说话。格瑞从托盘里把那杯红茶拿出来,将一小壶牛奶全部倒进了茶杯里,搅了搅,捧着慢慢地喝。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不过谁都没觉得尴尬,好像他们两个一起窝在厨房里偷吃东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过了一会儿,金把一盘食物吃得差不多了,格瑞伸手一推,把小精灵放在他面前的那个银托盘推到了金面前。果然,金一点也没客气,拿过盘子叉起一块培根,继续吃得津津有味。

 

这时,一个家养小精灵恭敬地走到格瑞旁边,细声细气地问:“格瑞先生,您是不是还需要娜娜为您准备巧克力小脆饼和草莓糖球?”

 

“不用了。”格瑞淡淡地回答,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补上一句,“不是你做的不好吃,只是这次不需要,明白吗。”

 

“明白!娜娜当然明白!”小精灵尖声尖气地说,可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明白了,“不是娜娜做得不好吃,只是格瑞先生不再需要娜娜的服务!娜娜是个坏精灵,坏精灵!没能让格瑞先生满意!”

 

她已经揪住了自己的脑袋并准备往墙上撞了,格瑞急忙阻止这个小精灵歇斯底里的举动:“停!不许撞自己的脑袋。”

 

“可娜娜要惩罚自己!”

 

格瑞难得地头疼了——很少有什么人或事能让他感到头疼,从小到大数一遍的话,除了金,也就是家养小精灵这种忠诚得近乎歇斯底里的生物。

 

银发少年揉了揉额角,把几乎就要溢出来的叹气声咽回去,思忖着怎么才能在不引发尖叫的前提下和小精灵把事情讲明白,可在他想到办法之前,他的发小一如既往地——总是那么毫无自觉——在他的事情里插了一脚。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惩罚自己?”金好奇地问,他嘴角还沾着一点炖豆子的番茄汁。

 

小精灵泪汪汪地抬起头:“娜娜是个不合格的家养小精灵,格瑞先生不满意娜娜,不再要娜娜帮忙准备巧克力小脆饼和草莓糖球……哦!哦小先生!而您竟然关心娜娜这样的坏精灵!”

 

她看起来就要陷入新一轮的歇斯底里,金目瞪口呆地看了一眼格瑞,然后更加目瞪口呆地发现,这居然是格瑞解决不了的事情——这可真是太意外了,但银发少年那看似面无表情的脸上,分明有一丝只有金才能捕捉到的茫然。

 

格瑞有麻烦了。金想,然后他很快自豪地意识到,终于轮到他来帮格瑞的时候了!

 

充满使命感的男孩简单粗暴地一抹嘴,跳下凳子到小精灵面前蹲下了身:“你好,我是金,是格瑞的朋友。你不要哭了,格瑞不是不满意你,他不要那些吃的,只是因为他不喜欢吃那么甜的东西。”

 

“是吗?”小精灵可怜兮兮地睁大了网球似的眼睛,“可是格瑞先生来过厨房好几次,每次他都和娜娜说要这些吃的,娜娜以为格瑞先生喜欢!”

 

“他真的不喜欢!”金急于安慰这个脆弱的小精灵,也急于帮格瑞解决麻烦,因此他想也没想就这么说了,“非要说的话,应该是我喜欢吃这个……”

 

“咳咳!”格瑞猛烈地咳嗽了两声,金疑惑地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他的发小移开视线,似乎对厨房角落里的一株盆栽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唔……”于是金继续想办法安抚小精灵,“要不,你给我准备一点好吗?格瑞以前给我寄过这些,真的很好吃!”

 

家养小精灵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然后她忽然又哭了起来:“娜娜果然是不合格的小精灵!娜娜误解了格瑞先生的意思,格瑞先生不是为了自己吃,是为了寄给金先生!”

 

“……哎?”

 

金愣了愣,然后他那慢一拍的思维终于搭上了线。

 

为什么格瑞知道霍格沃茨的厨房在哪里,为什么有段时间总能频繁地收到好吃的甜点。

 

他回信说好吃,格瑞就会再寄给他一些,他吃完了,再在回信里说好吃,下一次烈斩就又会捎着充满甜香味的包裹飞来。这些精巧美味的小点心成了他那段时间里难得的期盼和慰藉,吃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也许这是真的,他确实慢慢地好起来了。

 

他问过这些点心是哪里来的,不过回信里从来没有回答。

 

他愣愣地看向格瑞,但对方没有看他。格瑞还盯着那盆盆栽看呢,那真是一株十分漂亮的团状花。

 

终于,格瑞动了动,不过一眼都没看他,而是直截了当地对家养小精灵下了指示:“照他说的做。”

 

“是!娜娜一定让两位先生满意!”小精灵因为得到命令而神采奕奕,然后她就欢快地跑开了。

 

金眨了眨眼睛,然后,脸上慢慢地绽开了一个笑容——他经常笑,但他很少像这样收不住自己的笑容。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那好像是一百个草莓糖球泡进了一加仑的巧克力浆里面。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格瑞——他的发小可不是一个迷糊到会错过三餐的人,更不会闲来无事溜进厨房找东西吃。

 

“格瑞,嘿嘿……格瑞!”

 

不过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只能像往常每一次所做的那样,喊着格瑞的名字,然后冲过去试图抱住他。

 

这次他成功了,谁知道呢,有的时候,他就是能成功。

 

“勒太紧了,白痴。”

 

他听到银发少年这么说,却并没有伸手推开他。


——tbc——


愉快的哈利波特系列小知识科普时间=w=

以下内容部分来自百度百科


*家养小精灵(Houseelf)

家养小精灵(Houseelf)是一个低微的种族,必须世世代代为主人服务,都是古老而富有的巫师家族的奴隶,承担一切家务,受主人束缚,不能随便违抗主人的命令,若违抗则必须对自己进行惩罚。拥有魔法,施法须经主人允许。要获得自由的条件是主人递给他们一件衣服,但传统家养小精灵的观念认为那是被主人驱逐出家,是一种耻辱。

从外貌描述看来,家养小精灵大多瘦骨嶙峋,有着蝙蝠一样的大耳朵和网球似的大眼睛。


*霍格沃茨的厨房

霍格沃茨的厨房位于城堡地下室,那里面有上百个家养小精灵工作。

进入的入口是地下室走廊中一幅水果碗的静物画,挠挠碗里的绿色梨子,梨子就会笑起来并变成一个门把手。


*级长制度

霍格沃茨四个学院的院长每一年都会在当年的五年级生中选出两名学生担任级长,一名男生和一名女生。而他们在六年级和七年级同样担任级长,这就是说,每个学院都有六名级长,全校共二十四名级长,男女各半。

级长和男女学生主席是两个概念,没有规定学生主席一定要从级长中选出。级长具有协助教授组织协调学生的职责和义务,同时在学生中具有一定的权威,不过并不像教授一样有权力给学生们扣分。


*安迷修的魔杖(以下翻译来自百度pottermore贴吧)

是的,我给安迷修找到了魔杖www

安迷修的魔杖长十三又三分之一英寸,杖芯凤凰羽毛,杖身柏木。

凤凰羽毛

这是最少见的杖芯类型。凤凰的羽毛擅长最多样的魔法,但它们比独角兽和龙芯杖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展现这些。它们是最自主的,有时甚至会按着自己的意志行动,这种性格被很多巫师厌恶。
凤凰羽毛魔杖在遇见候选者时最为挑剔,因为它们与生俱来的独立而超然的性格。这些魔杖也是最难以驯服并使其个人化的,而它们的忠诚通常最难以赢得。 

Cypress 柏树
柏木魔杖总是和高贵密不可分的,中世纪伟大的魔杖制造师Geraint Ollivander曾写道说他总是对给柏木杖找到主人感到十分荣幸,因为他知道他面前的巫师死去的时候会是一个英雄。幸运的是,在和平年代,柏木杖的持有人很少奉献出他们的生命,尽管毫无疑问如果有必要他们会这样做。柏木杖在勇于自我牺牲的人中寻找他们灵魂的伴侣,那些不畏惧自己和别人内心的阴影的人们。

评论 ( 232 )
热度 ( 34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