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婚礼【龙与少年paro】

*前篇指路→ 料理

*后篇指路→ 微笑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写了觉得有点有趣的格瑞www每次写这个paro的时候,写到对人类常识几乎一片空白的格瑞,就觉得太可爱了233333

*最近在试着练英文圆体字,不过写着写着,觉得我似乎是去搞笑的,大概我写不出那么华丽优美的字体吧【开心就好哈哈哈



【婚礼】

 

“看那天空~已经大亮~漂亮的女孩`~你快起床梳妆——”

 

“蓝色晶贝~红色珠石~还有那洁白洁白的珍珠,一颗一颗串起来——”

 

“今天是美好的日子~不要哭呀,不要害羞,牵起他的手吧~”

 

格瑞转过头去,见是三个女孩结伴而行,互相挽着手臂,笑嘻嘻地唱着歌从他们身边经过。女孩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欢快的笑容,头发上垂坠着的饰品闪闪发亮,用丝线绣着复杂花样的裙子有着宽大的裙摆,她们跳跳笑笑的,裙摆也转起来,像一群盛绽的花。

 

格瑞微微张开嘴,他差点就要问金那首歌是什么,不过在这么做之前,他及时地阻止了自己,闭上嘴巴,在金看过来的时候,目不斜视看着前方,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尽管如果开口问的话,金一定会喋喋不休地把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他,但格瑞却不想再靠询问对方得知答案。他已经相当清楚地明白了自己对人类与大陆的无知,但如果任何事情都只能询问金的话,他会觉得自己相当丢脸。

 

尽管不愿承认,但格瑞也明白,作为更加强大的龙族,他一直在依赖着弱小的人类。于是他决定不再事事都去问金,他可以看书,也可以和其他人类交谈来寻找答案。

 

原本龙族就是独立性很强的种族,龙蛋都沉在海底孵化,破壳后,幼龙会循着本能奋力游向海面,而后独自长大,度过长而又长的一生。在遇到金之前,格瑞也非常适应他的独居生活,但或许是他遇到金的时刻太巧了——恰好在他奄奄一息的虚弱时候——而他们还签订了契约,格瑞在认可金的同时,尚未适应人类生活的他便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依赖。

 

而现在这种依赖让他感到不甘。

 

“格瑞,你好像今天特别安静,怎么了吗?”金忽然问他,他正带着格瑞往自己曾经的住处走,他们在这天早上终于抵达了登格鲁部落,抵达第二天清晨再去面见族长是传统。

 

格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一直很安静。”

 

“不一样,平常你的安静就是安静,但是你现在……”金把双臂交叠在脑后,使劲儿想了一下怎么形容,“……我总觉得你想说什么又故意不说。”

 

“…… ……”格瑞默默地移开了视线,“你想太多了。”

 

“是吗?那就好啦。”

 

金发少年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过分追问,他举直手臂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脚步轻快:“看见那栋房子了吗格瑞,那就是我的家!”

 

把房子打扫干净到可以入住已经是傍晚的事情了,期间金还用刚刚清理出来的厨房做了顿简单的饭——加了肉与许多谷物和蔬菜的粥——格瑞帮忙切了肉,洗了菜叶,他默默地看着金做饭的全过程,在脑子里模拟了一遍,觉得这不难,他决定有机会要自己试试看。

 

终于清闲下来之后,格瑞决定出门走走,并拒绝了金跟着一起去的提议。金发少年看起来有点委屈,不过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格瑞注意安全,不要走出部落外围。

 

格瑞无端地想笑,他可能是第一个被人类嘱咐注意安全的龙族。

 

这之后,格瑞在部落里转了一圈,最终在一口水井旁发现了清晨唱歌的一个女孩——谁让龙族的眼力和记忆力都是顶尖的呢——他走上前去,在一个稍远的距离站定:“你好。”

 

“咦?你好?”女孩看起来有些吃惊,但仍然友好地打了招呼,“请问有什么事吗?”

 

格瑞直截了当:“我想知道你早上唱的歌是什么。”

 

“早上……?”女孩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我早上唱了好几首歌呢,你问哪首啊?”

 

格瑞想了想,采取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他直接把早上自己听到的歌有样学样唱了一遍:“……这首,我只听到这么多。”

 

然而,女孩子早在他唱了第一句之后就笑得花枝乱颤,这时候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才大发慈悲地公布答案:“这是我们这婚礼上女孩子们会唱的歌!要结婚的话,其他没结婚的女孩就会唱这首歌来祝福新娘!”

 

顿了顿,再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男孩唱这首歌呢,哈哈哈哈……”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笑得开始打嗝:“婚礼?”

 

“对啊,婚礼,结婚的时候嘛。”

 

结婚这个词格瑞知道,他在书上看到过,是两个人类一起度过一生的契约仪式——至少他是这样理解的——他觉得自己得到了答案,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至少现在他知道了,登格鲁部落的人结婚会唱歌,还会有叫做婚礼的东西,新娘还会受到祝福。

 

回到金的家时,少年正在擦洗屋子里细小的部件,一些挂饰或是摆件之类的。看见格瑞回来,金眼睛一亮:“格瑞你回来啦!”

 

“嗯。”格瑞在金身边坐下,也取了一个小雕饰擦洗起来。

 

“哇,那是我小时候自己刻的!”金探头过来,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噗嗤一声笑了,“小时候我还想着这个要刻了给我以后的新娘,现在看的话,根本送不出手啊!”

 

“……婚礼?”格瑞下意识地问。

 

“啊?婚礼?”金愣了一下,“不会的,要送礼物的话肯定是在婚礼之前。不过这个大概是用不上啦,擦干净就摆着做个纪念也不错,好歹是我第一份手工木刻呢。”

 

“为什么用不上?”格瑞上下打量了一番,“你刻得不错。”

 

“真的吗?格瑞你用不着安慰我的。”金很有自知之明,毕竟这个木刻真的太粗糙而且丑陋了,一看就是小孩子的手法,刻得乱七八糟。

 

格瑞不解地摇摇头:“我为什么要安慰你?”说着,他举着这件简陋的小雕饰,来回转着又看了看,“气息很干净,能从中感觉到制作者的用心,很纯粹,所以这是件好作品。”

 

龙族的知觉是非常敏锐的,而他们总是被纯粹美好的事物所吸引,从无例外。

 

“还能这样?”金抓抓头发,他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种被格瑞夸了的欣喜,“那格瑞,你要是喜欢的话,这个干脆送给你吧!”

 

金从来不说客套话,格瑞也从来不习惯客套,所以他没有推辞,点了点头就把小雕饰收进口袋里了。

 

婚礼是很重要的事情吗——格瑞原本想问金,但他又把这句话咽下去了,暗自决定还是靠自己去问个明白。但他觉得他知道答案,毕竟金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如此用心地雕刻着,只为了送给未来婚礼上的新娘。

 

在人类眼中,和另一个人类度过一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么想着,格瑞感到不可思议。也许是因为人类个体过于弱小,才必须要找另一个人一起扶持生活吗?

 

那么和金签订了契约的他呢?那也是一生的契约,和婚礼有所不同吗?

 

格瑞的手伸进口袋,摩挲了一下那个粗糙的小小木雕。金在他旁边又开始喋喋不休,不知道翻到了什么,兴冲冲地喊他过去一起看。

 

——但不管婚礼和契约到底是相同的还是不同的,有一件事情格瑞很确定。

 

他很喜欢这个小木雕,即使以后金想要回去,他也不会还的。



——tbc——

评论 ( 138 )
热度 ( 270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