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面具【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龙与少年paro

*前篇指路→ 倒逆之鳞

*后篇指路→ 舞蹈

*首篇指路→ 契约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因为正在写霍格沃茨的他们www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参加的……结果看到题目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的东西,于是诚实地写出来了。



【面具】

 

所谓面具。

 

就是覆盖在脸上的,另一张脸吧。

 

和自己的脸不同,面具很听话,只要希望笑着,那么把面具画成笑着的模样就好。这样的话,戴在脸上之后,无论面具后的脸怎么哭泣,面具也在笑着,所有人看到的,都还是那个笑着的自己。

 

于是人们露出了放心的神情,那么理所当然的,被面具上的笑容所解救了。

 

面具后的自己,脸上又是什么表情呢?

 

——快要想不起来了。

 

 

 

格瑞小心地抬起一只手,指尖靠近金的眉间,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手又收了回去。

 

金的眉头紧紧蹙着,在睡梦中也显得很不安稳,双唇无声地蠕动着,似乎是在和梦里的什么人说话,即使格瑞作为龙族的听力再好,也只听得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只言片语,尽力分辨一番,大概是“很好”“没事”之类的词。

 

但嘴里嘀咕着这样的话,少年却是皱着眉头,表情远谈不上轻松。

 

格瑞想替金把眉间的褶皱揉开一点,他记得金说过皱眉容易长皱纹,并以此为理由轻轻戳过他的眉心很多次——先不论金的论调是真是假,但每次被对方这么戳着额头,笑眯眯地说一句“别皱眉啦格瑞”,格瑞发现他的眉头确实就那么松开了。

 

会有皱纹吗?一时间,格瑞盯着金的额头陷入了沉思。

 

人类总是很快就苍老,短短几十年就褪去了饱满的生命力,变得干瘪又无力,可双眼——人类的眼睛真是太奇妙了——又散发出经年的智慧来,比起年轻时一往无前的清澈,沉淀的光华更加熠熠生辉。

 

不管是金还是格瑞,都很习惯和对方一起睡了,他们求同存异地找到了一个睡姿的和平共处法则,这会儿金还是沉沉睡着,眉头却忽然拧得更紧了,脸上显露出一种隐忍痛苦的表情来。

 

这让格瑞感到无比惊讶——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金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胸膛里的某一处被揪紧了,隐隐作痛,这让他无暇顾及会不会吵醒金的顾虑,直接又抬起手,轻轻按着金的眉心,把那一块皱起来的皮肤慢慢地揉开了。

 

“……别皱眉了,金。”

 

他轻声学着金曾经说过的话,同时再一次感到了自己的笨拙。

 

人类的很多事情,他仍然只能模仿,仅停留在“知道要这么做”的地步,却还无法完全感同身受地体会到这样做的原因,唯一强烈感受到的,是胸腔内某一处被揪紧了的酸疼感。

 

睡着的金发少年嘟囔了一句什么,眉头真的松开了,但同一时间,眼角滑出了一滴小小的泪水。

 

格瑞把泪水也轻轻擦掉了,他对人类这种从眼里流出的透明的水有点好奇,放到唇边轻轻舔了一下,发现是既咸又苦的。

 

这大概并不能算是好东西吧。

 

“别哭了。”他又轻声这么说,随时准备着再帮金擦去泪水,可是金却就这么安静下来,放松地继续沉睡着,直到格瑞慢慢地也睡着了。

 

 

 

在梦里,那是多年前,年幼时所居住的登格鲁部落。

 

“没关系的,我来救大家!”

 

面具上的五官开朗地笑着。

 

真勇敢啊,真勇敢啊。

 

面具后的孩子咬着嘴唇,流着眼泪,藏在面具后,唯恐被人看到。

 

可是为什么呢,原以为会一直沉浸在泪水中的,漆黑而无光的梦境里。

 

“别哭了。”

 

会传来这样的声音呢。

 

是谁发现他在哭泣呢?

 

他的面具被揭下了,随风而逝,化为粉末。

 

——那是一片温柔盛绽的紫罗兰海洋。



——tbc——

评论 ( 60 )
热度 ( 16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