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诅咒【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龙骨

*后篇指路→ 人类和龙族

*首章指路→ 契约



*之前前篇龙骨里,那副龙骨的故事有很多人问,其实在子博客写过一次www

不是什么详细的故事,只是一点点设定

不介意的话可以去看看→ 这里


*啊……龙与少年的截稿日敲定了

努力努力加油加油!!!

这次的本子也要努力顺产!



【诅咒】

 

异变发生在深夜。

 

沙之森海十分广阔,即使格瑞用龙的形态一路飞行,也无法在半天之内抵达对岸,何况他还特意放慢了速度,跟着金东看看西看看的好奇心,平白参观了一大堆他压根不感兴趣的东西——嶙峋的怪石,叶片像是针一样的藤条,埋在沙子里的一些骸骨或是宝石,他们甚至还发现了一个玻璃瓶,不知道是谁、又是什么时候遗落在这里的,玻璃瓶半埋在沙子里,孤零零地反着光,瓶口缺了一块。

 

夜幕降临,气温骤降,他们决定停留一晚休息,第二天再启程。沙之森海的夜晚相当寒冷,风卷到脸颊上像是刀子一样,不把人刮下一层皮肉不罢休似的冰冷锋利。格瑞索性维持着银龙的形态,找了一块背风的地方趴下,让金坐在他的掌心里,两扇翅膀屏障似的展开再合拢,把少年牢牢地护住了。金稍微把翅膀拨开一条缝向外看去,看到天沉淀成最深重的墨蓝色,无数星星一路排列成溪流似的轨迹,在夜空中尽情流淌。

 

金看得有点出神,格瑞便跟着抬起头看了一眼夜空,然后不解地摇了摇头——只是普通的天空和星星,这没什么好看的。但人类总喜欢擅自给一些东西强加他们自以为的含义,这一点格瑞已经很明白了,他虽然不太理解,倒也不觉得这样的举动多余。

 

毕竟金也会那么做,就比如说,他知道雪芯藤那朵红色的苞状花对人类而言代表着“隐秘的爱恋”,还把这件事很煞有介事地告诉了格瑞。

 

龙族坚硬的鳞片让他们相当能够抵御寒冷,毕竟就连刚出生的幼龙都对冰冷的深海海水无动于衷。因此格瑞满不在乎地趴着,掌心里捧着他的契约者,金被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很有自知之明地缩了回去,贴在他掌心上寻求温暖——体温再低也比翅膀外的寒风好多了——格瑞把他的龙爪拢得稍微紧了一点,继续沉默地看着夜空打发时间,这会儿他忽然觉得夜空看起来顺眼了一些,或者说,那些挤在一起的星星似乎更亮了些。

 

“睡吧格瑞?”翅膀下传来少年的声音,“你今天很累了。”

 

“你睡吧。”格瑞回答,他知道金在想什么,“沙之森海没有人类,所以没有其他的威胁敢靠近我。”

 

这倒是真话,金也从来不是固执己见的人,格瑞甚至听见少年轻轻地打了个哈欠:“那晚安啦格瑞。”

 

“晚安。”格瑞淡淡地回答,把翅膀也收拢紧了,闭上了眼睛。

 

格瑞入睡一向很快,但在睡眠中也能保持绝高的警觉性。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急忙低下头去看掌心里的少年。

 

金裹着棕色的斗篷,一如往常为了取暖而蜷缩着,但他暴露在外的头发已经有一半染上了干枯的苍白,黑色的雾气似的东西不断地从他身上冒出来,那看上去像是要形成一个茧把少年彻底包裹起来一样。

 

“金?”

 

往常,如果格瑞这样喊一声,金会立刻睁开眼睛。

 

但这次没有,少年就像失去意识一样,比起沉睡更接近于昏迷,他的另一半金发也在失去光泽,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死寂般的腐朽气息来。

 

这让格瑞很不舒服,这种气息太过浑浊黑暗,作为龙族相当厌恶这样的气息,但比起本能的排斥,格瑞更担心金——他不会忘记的,在金身上有一个所谓“为了平息神的愤怒”而接受的诅咒。

 

看来那份诅咒远比所谓的“寿命削减”更加复杂。

 

格瑞又喊了几声,但金看起来毫无反应,如果不是格瑞还把他抓在掌心里,他几乎已经感觉不到那个少年的存在了——金的气息是干净又澄澈的——黑色的雾气试图沿着龙的银色鳞片向里钻,充满了恶意的侵略性,甚至有一缕几乎就要碰到格瑞颈间的逆鳞,格瑞不得不弯下脖颈护住自己唯一的弱点,这让他的头部几乎抵在了沙地上。

 

然后他对上了一双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的血色眼睛。

 

一人一龙都没说话,无声地对望了几秒钟。

 

少年脸上裂开了一个笑容——只能用“裂开”去形容,就像是艰难地破开牢固的外壳,从缝隙中勉勉强强伸展而出的一丝微笑。那个微笑是属于金的,格瑞很熟悉,当金和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说着说着就这么微笑起来。

 

“格瑞,离我远点……”

 

低沉又沙哑的嗓音。

 

金从格瑞的掌心里直起身子,他的一只眼睛已经彻底变成了血红色,另一只还透出少许湛蓝的色泽;头发几乎全染上了枯竭的白,只有发稍末端残留着一点儿金色;他的右手扬了起来,却被左手压着手腕死死按住。少年看起来像是被割裂成了两半,一半的身体与另一半的身体做着僵持的斗争。

 

“咯咯咯……”

 

少年的喉咙里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我不知道……但……快要……控制不住了……”

 

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艰难的字句。

 

“金!!!”

 

格瑞厉声喊道,同时迅速地让自己变成了人类的形态——虽然人类形态没有坚硬的鳞片,但比龙的庞大身躯要灵活得多。少年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充满了恶意,倘若那不是金,格瑞早就先发制人地咬碎对方的头颅了。

 

黑雾像是疯了一样像他席卷而来,格瑞侧身避过,然后他发现操纵风是无效的,那些黑雾没有实体,但又确确实实在造成致命的伤害,光是看空气中呈现出来的诡异扭曲就知道,如果不是格瑞能躲开,他可能早就像那块倒霉的石头一样,被生生削去一半,却连一滴血都不会滴落到沙地上。

 

金的眼睛看上去已经没有神采了,诡异的表情凝结在他脸上,他轻轻松松地抬起手,再落下,一息之间就能抹消目之所及。格瑞没有靠近,却也没有再次避远,他们维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好像在玩以命相博的游戏一样滑稽。

 

——再躲下去是没用的。

 

格瑞清晰地知道这一点。

 

周围的魔兽纷纷走避,惊慌逃窜,月光下的沙之森海从未如此暴虐,一片又一片沙丘和巨石化为粉末消失在风中。格瑞甚至找不到一刻喘息的时间,那些抹消一切的黑雾追准了他,原因不明地要置他于死地。

 

但他却一点都没有动摇,一边躲过连串的攻击,一边思考着对策。

 

要让他消失的不是金,所以他得想办法把金找回来。

 

格瑞以前见过相似的魔兽,那是一类没有实体而仅有幻影、以依附其他生物为生的魔兽,被依附的生物会被逐渐吞噬,最后完全沦为这种魔兽的傀儡。虽然无论力量还是气息都与金身上的诅咒无法相比,但他认为这是类似的。

 

金的样子让他想起曾见过的行尸走肉的那些生物。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发出古老而威严的龙语,风的元素开始聚集,凝结成一把无形的锋利长刀,狠狠劈开沙面。无数沙粒被强大的气流卷得漫天飞舞,暂时遮蔽了视线,也让格瑞得到了一刻喘息。

 

银发的龙族没有迟疑,直接割破手指,鲜血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飞快地画了一个图样。他将两只手都掌心向下按在沙面上,单膝跪下,开始吟诵与生俱来熟稔的咒文。

 

上一次他听到这串咒文,还是恍若隔世的两个季节之前,他听到金发少年不甚熟练、磕磕绊绊地念出了这串咒文,那时他奄奄一息,周身升腾起金色华丽的法阵,温暖的气息与生命力包围了他,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他念得飞快,声音压低,连串咒语像是音符一样从他唇齿间溢出。银发少年周身升腾起银色的法阵,将夜晚映得亮如白昼,就在不远处,白发血眸的少年脚下升腾起同样的法阵,少年发出一阵愤怒的吼叫声——他被法阵牢牢地吸住,动弹不得。

 

格瑞抬起视线,注视着白发的少年。

 

契约法阵——既可以用于初步的契约缔结,也可以用作召唤契约者,双向,任何一方都能发动,方便在分离太远时,及时和自己的契约者汇合以保证安全。

 

因此格瑞选择用它来呼唤金。

 

契约是强横而蛮不讲理的,那是刻在灵魂里的咒文。

 

“金,回来。”

 

紫罗兰色的眸子对上那双血红的眸子。

 

然后那双血红的眸子闪动了一下,隐约浮现起一丝涟漪,黑雾铺天盖地地涌来,试图逼迫格瑞中止法阵,偏偏格瑞又变回了龙的形态——坚硬的鳞片足可以帮他抵挡一阵子。

 

终于。

 

熟悉的湛蓝色从那双眼里浮现出来。

 

那双蓝眼睛似乎是愣了一下,可是那丝挣扎太微弱了,几乎是立刻,又要被重新涌上的血色吞噬——

 

金却抬起了手。

 

动作僵硬得像是生锈的铁器,几乎能听到嘎吱作响的声音。

 

下一秒,黑雾调转方向,化成千万条细箭,黑色的光芒瞬间贯穿了他自己的身体。

 

“金——!!!”

 

少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头发迅速地恢复成原先耀眼的金色,腐朽死亡的黑暗气息不情不愿地褪去,格瑞觉得自己甚至能听到那份诅咒不甘愿的怒吼。

 

他没时间多想,再次变成人类形态跑过去,蹲下身扳着金的身体把对方抱了起来靠在自己怀里。金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但胸口还在轻微地起伏着,格瑞握着金的手摸了摸,冰得让他心里一惊。

 

那份诅咒并不是所谓足够长的寿命就能解决的,这大概是金自己也没料到的事情。

 

“…… ……”

 

格瑞把金的兜帽拉上,又替他把斗篷裹紧了一点儿——他总觉得金的体温不那么温热令他不安——然后他重新变回了银色的龙,把金小心地护在掌心里,巨大的翅膀扇了两扇,银龙披着夜空的星光继续向前,比天边划过的一颗流星速度还要快。

 

不管那是什么,诅咒都必须解除。

 

在那之前,要尽快找到龙族的巫女,至少格瑞确信,被加固的完整的契约能够给金帮助,让他不要再那么轻易地被诅咒掌控。

 

如果诅咒吞噬的是灵魂,那么已经成年的龙族灵魂——尽可以试试看。

 

“……格瑞?”

 

他听到掌心里的少年这么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太轻了,但他听得一清二楚。

 

“我在。”他也轻声回答。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129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