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03)【校园悬疑架空paro】

*前篇指路→ 02

*后篇指路→ 04

*首章指路→ 01



*为了不让这篇文过多挤占我写霍格沃茨和龙与少年的时间,我决定日更直到写完这篇,拼命努力挤时间。


=====预警=====
无严格考据,只是想随心写写心里比较恐怖的校园悬疑。

架空,架空,架空。

文内灵异现象多数原型来自校园不可思议怪谈,并且应该都被我魔改过,无法严格对应,请不要当真。

格局不大,有且仅有瑞金的故事,没有其他队友。

就是个短篇小悬疑。

祝食用愉快




【Escape 03】


继续躲着还是赶快拔腿逃跑?


格瑞和金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第二个选项——或许跑出去会遇到更大的危险,但也有更大的生机,而继续躲藏,只有死路一条。


金是凭着直觉选择更加积极的行动,而格瑞则是凭借过往三天的经验,一味躲藏只会深陷险境,豁出去博一场,倒是往往出人意料的柳暗花明。


格瑞按了一下金的手腕:“等听不到声音了,跑出去上楼。”


“格瑞你……”


“上楼,这次来的不少……呆在一起目标太大,分开跑反而更好。”情况紧迫,格瑞的语速飞快,金从来没听过格瑞这么快速地说话,“五楼的走廊相对来说最安全,除非不得已不要进教室。女厕所可以躲。你在上面别动,等我去找你。”


“女、女厕所?”


“没人没鬼。”格瑞面无表情地回答。


而后他没打招呼,直接就从楼梯下钻了出去,飞快地跑上走廊——金能听到格瑞重重的脚步声,可刚才拉着他躲进来时,格瑞的脚步几乎是无声的。


他们躲在走廊西侧的楼梯下,而格瑞只有向东跑,金呆楞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两秒后,忽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格瑞是打算一个人把所有过来的鬼怪都引开!


金咬了咬牙,说不清是愤怒还是难受更多,他不再犹豫,立刻从楼梯下面钻了出来,打算追在格瑞后面,至少拖住一个也好。


格瑞能一个人在这里活下去三天,没道理他做不到!引几个鬼怪而已,小菜一碟!


“……!!!”


刚冲出去,金的脚步就顿住了。


人体模型去而复返,堵在楼梯口,剥去半张皮肤的脸静静地望着他。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你……”金张了张嘴,忽然恶狠狠地跺了一下脚,“你饿着就去吃饭啊!找我也没用!”


人体模型的喉部发出“嗬嗬”的声音,两只脚敲着地板,忽然猛地冲了过来!


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因此这次已经没那么慌张了,他矮下身子向旁边一侧一滑,避开了直冲而来的人体模型,模型在他身后撞到了墙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金站起身,毫不犹豫地往楼梯口外冲——再被模型抓住一次,可没有格瑞会抄起凳子来救他了。逼仄的楼梯间绝不是逗留的好地方,想活下去,就只有跑出去!


——按格瑞说的,先上楼吧!


背后还拖着一个穷追不舍的人体模型,再去引鬼怪,可能会被前后夹击直接干掉。金想得很简单,先想办法甩掉人体模型,再从五楼东侧的楼梯下去,应该能赶上格瑞。


他已经发现了——人体模型或许力气很大,速度也快,却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它的不少关节根本无法弯曲。


否则不会用那种奇怪的奔跑姿势,不会只能保持直立而发现不了就在眼皮底下的他们,不会在金矮下身子滑过身边时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金踏上楼梯,听见身后传来咚咚的声音,回头一看,人体模型做不出跑上楼梯这种关节复杂的动作,只能双脚并拢,僵尸似的往上跳,但一跳几个台阶,速度也相当可观。


“我的胃……我的胃……”


眼看着就要追上了,金咬紧牙关,拼命加快速度,盼着赶快跑上五楼拐弯,可奇怪的是,楼梯就像没有尽头似的,他向上一看,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楼梯上方不是五楼走廊,而是一段漆黑的悬崖,悬崖下方空荡荡的,隐隐传来幽幽的哭泣声。


再跑下去,一脚踏空,绝对是死路一条。


“什么鬼啊——!”


被追赶的少年发出了一声愤怒多于恐惧的嚎叫。


往前跑就是哭泣悬崖,往后退就是人体模型,一时间还真分不出哪个更糟糕——错,分得出,金在情不自禁哀嚎出声的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


他果断地停下脚步,掉头勇往直前地冲着人体模型冲了过去。


已经知道了人体模型的手肘和膝盖无法弯曲,金的底气足了很多,他压低身子,趁着人体模型反应迟钝的时候,一溜烟贴着对方蹿到了身后,还没站稳就抬起脚,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踹了一下人体模型的后背。


人体模型猝不及防,直接被踢倒在地,在楼梯台阶上摔了个大马趴,金顾不得那么多,弯下腰去两手抓住模型的脚踝,就要把它往楼上推——就像在台阶上推一块木板似的。


能逃掉一次,两次,还能逃掉第三次吗?


下定决心的一刹那,金就明白了那时格瑞显得分外凛冽的气质是什么——那时候他只看到格瑞苍白的脸色,瘦削的面颊,但其实他也看到了,格瑞眼里的果决,以及那一瞬间掩饰不住的、斩草除根的决心。


那抄着金属椅子的猛烈一击,是实实在在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


一味地逃跑是没用的,鬼怪要杀死他们,凭什么他们不能对鬼怪下手?


人体模型比金想象中要轻得多,就好像他真的只是一个塑胶模型似的,金一推就动了,模型面朝下在台阶上一级级摩擦颠簸,发出了凄厉嘶哑的叫声。


“我的肺……我的小肠……!啊啊啊啊啊啊啊!!!”


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开来,人体模型奋力挣扎,但不知为何,力量却小了许多,伴随着它的嘶嚎,从它被打开的腹腔处脱落了一些东西——那是散发着腥臭味的小肠和肺的模型……模型?


它们软绵绵的,由于台阶的磕碰从模型体内脱落,软乎乎地耷拉在楼梯上,血水滴滴答答流了出来。


——不会是真的内脏吧?!


金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一瞬间他差点恶心得吐了,可他还牢牢记着性命攸关的事情,因此加紧步伐,把人体模型一把推进了楼梯尽头的悬崖里!


人体模型的哀嚎声越来越小,悬崖下的哭泣声停止了,变成充满愉悦的、银铃似的笑声。


金眼前一黑,下一秒,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五楼的西侧走廊尽头,身旁的楼梯静静的,仍然那么一望到底,台阶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幻觉。


这段楼梯金是再也不想走了,他立刻沿着走廊向前跑去,这回他紧紧盯着前方——很好,走廊没什么变化,前面也没有悬崖。


经过走廊正中的男厕所时,金意外发现了半截掉落在门外的拖把——杆子已经断了一半,拖把头可怜兮兮地掉在地上。


想了想,金把这半截拖把捡了起来。


虽然样子有点丑,但不妨碍战斗力!


手里拿着半截武器,金觉得自己的胆子又大了许多,他迈开脚步继续向前,想着转下东侧的楼梯,总能听到一点格瑞的动静。


刚走了两步,金的脚步一顿——他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但低头看去,脚底下又分明什么都没有。


——错觉吗?


也只有这一秒钟能够让金觉得侥幸了,因为下一秒,无数血色的手掌印从他的鞋底沿着地板扩散开来,两只血手印疯狂移动着,从地板到墙壁再到天花板,最后在金的头顶正上方停住了。


接踵而来的危险有时候能够让一个人彻底丧失斗志,可也有的时候,危险会磨炼人,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


就像现在,金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他很想尖叫,可他依然选择把声音咽回肚子里。


——这次来的是什么……


慢慢地,慢慢地,他竖着举起半截拖把,向着天花板血手印的位置而去。


举到一半的时候,拖把头似乎戳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


——冷静,冷静!大不了进厕所!


这会儿最先跳进脑海里的避难所,居然是格瑞说过没人没鬼的女厕所。金有点想嘲笑自己,但很快他就连这点心思也没有了。


天花板上缓缓浮现出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女人,被鲜血浸透的双手牢牢扒在天花板上,眼珠似乎是被生生挖去,脸上有两个大大的黑窟窿,她似乎是吊在那里,可奇怪的是,下半身不见踪影。


金的脚底忽然有什么东西弹动了一下,他不敢分神,因此只得飞快地向下瞥了一眼。


脚下的东西动得越来越厉害,金的一只脚几乎踩不住了,他只是稍稍松了力气,立刻——呲溜一下,两颗滑溜溜的东西从他鞋底下钻了出来,一路沿着走廊骨碌碌向前滚。


那是两颗白花花的眼球。


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这时,头顶的女人却有了动作,她在天花板上爬来爬去,语气凄厉无比:“好黑啊……好黑啊……”


两颗眼球就像自己有生命似的,左绕右绕滚得飞快,金看着女人从天花板又沿着墙壁爬下来,再爬到走廊地板上,像条蛇似的朝着那两颗眼球追逐而去,但可惜的是她看不见,只能模糊地判断方向,因此,怎么追都抓不住那两颗眼球。


“…… ……”


金放下举着拖把杆的手,愣了两秒钟——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到不是冲着他性命来的鬼怪,比起他,显然那两颗眼球更重要。


现在似乎是溜走的好时机,可他刚想贴着墙不声不响开溜,女人就如有所感地回过了头:“好黑啊……”


两个黑漆漆的大窟窿正对着金的脸。


两只浸满鲜血的双手在地上爬动,血液粘在地板上的湿黏声音令人头皮发麻:“把你的眼睛给我吧————”


“?!”


金吓了一跳,眼看着女人就要朝自己扑过来,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帮你把那两颗眼球抓回来!”


女人一下子就不动了,仰起头来,然后咧开嘴巴,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啊。”


接着,她就安安静静地爬到一边的墙壁上,保持着笑容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待金把眼球带回来。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如果不抓到那两颗眼球,大概就会真的被女人挖掉眼睛——金强迫自己不去思考女人手上的鲜血是哪里来的——他握着拖把杆,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靠近走廊地板上的眼球。


白花花的眼球,沾着粘液,在暗色的走廊地板上异常醒目,可金好不容易靠近了能够伸手去抓的距离,两颗眼球就十分敏捷地继续向前滚走。


金急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女人纹丝不动,他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这个鬼怪比较守信用,只要他还在抓那两颗眼球,她就会一直等着。


然而,抓住眼球的难度超乎想象,最后,两颗眼球蹦得很高,居然沿着墙壁钻进了一间教室门上的气窗,直接躲进了教室里面。


金站在教室门前,只犹豫了一秒钟要不要开门进去。


——“除非不得已不要进教室。”


格瑞的叮嘱还在脑海里,一清二楚。


“…… ……”金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就是不得已的时候啊!”


这个诡异的地方,压根就不给人选择的机会和退路。教室的门把手在右边,门板向外打开,金右手抓紧了拖把杆横在身前,左手握住门把手,在心里默数了三下,猛地拧动把手向外拉门,同时自己闪身在门板后侧,以提防开门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教室门被打开了,静悄悄的,似乎什么都没出现。


金又在心里数了三下,放开拉着门把手的手,见门板也没有动,才略微放松了紧张的神经,从门后绕出来打算踏进教室——


“……!!!”


教室正中间的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身穿女生校服的身影,而那两颗眼球正被她死死攥在手里。


那张脸慢慢抬起来,看向门口的金——那是一张光滑如白纸的脸,没有任何五官。


——格瑞是不是也开门见过这位啊……


一阵接一阵的恐惧沿着脊背飞速爬蹿,金还分神想了想格瑞可能有过的悲惨经历——必然是开门之后有了心理阴影,才会告诫他不要进教室啊!


可惜,门已经开了,并且直接“砰”一声在金的身后撞上,门锁发出“咔哒”一声反锁的声音。


金被直接关在了教室里。




另一边,格瑞凝神屏气地躺在医务室床上,他将被子盖过头顶,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病床四周都严实地拉上了帘子,而在帘子外,传来高跟鞋敲打地面的清脆声音。


“有病人需要检查吗——要配合医生护士——”


阴森森的女声反复重复着,刺啦刺啦,像一卷卡住的磁带。


但格瑞知道,所谓的检查,多半是血溅当场。


这个女护士两手都抓着锋利的手术刀,刀刃上还一直往下滴着鲜血。


——不知道金怎么样了。


格瑞心里难得地泛起一丝烦躁。


但愿金听了他的话,好好地躲在五楼。


毕竟这位女护士,上一次照面就险些真的要了他的命——格瑞没把握硬拼。


但想想金独自逃脱了小女鬼,他又产生了一丝安慰。


就算其他人不清楚,格瑞不会不清楚——金从来不傻,也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没大脑,在这个诡异空间内所必需的体力和敏捷更是优秀,只要不是遇到特别凶险的境地,应该至少都能坚持到自己脱身之后赶去。


——只要别随便开了哪间教室的门。



——tbc——


*已经完全放飞自我随意开心的作者,连百度什么校园悬疑不思议都懒得了

评论 ( 112 )
热度 ( 15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