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主要全职高手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周叶】存在于你我的时间(一发完结)

*这篇是 @MK_kira〜 的周叶本《反射弧》的G文~在本子完售后得到允许就放出咯~\(≧▽≦)/~

*最近在忙方王合志的稿子(拖稿的人要跳小苹果)于是放出来混个更新【滚蛋




【存在于你我的时间】

 

 

1、

 

在周泽楷十岁那年,他的人生发生了一件大事,尽管这件大事发生的那天普普通通的,只是一个阳光有些灿烂的春日。

 

那时周泽楷在学校,午休时间,他不太想睡觉,也对在操场上跑来跑去地玩没什么兴趣,就在学校外的长廊花架下坐着,望着缠绕在长廊上的藤蔓发呆。

 

安安静静的,风又吹得很舒服,是个暖洋洋的好天气,周泽楷坐着坐着,眼皮不自觉就开始打架,他怕自己睡过头下午的课迟到,就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想让自己精神一点。

 

然后他确实精神了,因为他眼看着一个男人从花架旁的樱桃树后走了出来。

 

男人看起来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都沾了点土,皱成一团,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起来像是整个人从天上砸下了地一样。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那个男人低头拍干净自己衣服上的土,搓了搓双手之后胡乱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嘴里嘀咕着“这次又是哪啊”,绕过樱桃树跨过长廊花架的围栏。

 

然后,一个转头看到正愣愣看着他的自己。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他想自己也许该道个歉,可是那男人看着他的眼神先是疑惑,然后唰啦一下顿悟了什么,跟划火柴似的就亮起来了。

 

“嗯……还是第一次到这么早啊。”男人有点无奈地笑了,兀自这样说着,挠了挠头,信步走向周泽楷,“抱歉抱歉……吓着你了吧?哥也不想从这种地方掉出来啊……说起来这就是你和我说过你们小学的樱桃树?”男人转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刚才凭空出现的地方,“真挺茂盛的啊。”

 

说着这话的男人看起来很是懒散,丝毫不像是在认真解释的样子,周泽楷看了看主动和自己说话的男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对方。

 

顾及身高差,男人干脆利落地蹲下身,这样一来反而变成他要仰视周泽楷了。男人的胳膊肘搭在大腿上,小臂随意晃荡着,脸上挂出个懒洋洋的笑容,和这天暖暖的阳光居然很衬,“看不出来以后长那么高啊,你青春期到底吃什么了?”

 

周泽楷愣着,不明白男人在说些什么,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想和男人保持距离。

 

“哟,怎么了……等等等等,我得确认一下……”男人忽然表情严肃起来,“哥问个问题啊,你今年多大了?”

 

年龄没什么好隐瞒的,不是姓名也不是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因此周泽楷很诚实地回答:“十岁。”

 

男人愣了一下,有点困扰地抓了抓头发:“难怪了,小周说他第一次见我就是十岁……”

 

——小周?是谁啊?和我一个姓诶。

 

周泽楷不知道男人在说什么,但他觉得看男人一脸认真的苦恼表情很有趣——刚刚的懒散全都消失不见了,原来这张脸认真起来是这个样子啊。

 

男人没有思考很久,很快他就右手握拳,“咚”地敲了一下左手掌心:“这样吧,初次见面的周泽楷小朋友,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认真听好了啊。”

 

周泽楷点点头,他决定听听男人要说些什么,现在他觉得对方看起来不像是坏人,而且那个懒洋洋的笑容让他觉得亲切。

 

“首先记住,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其次……”男人住了口,似乎是斟酌了一下该如何表达,“……我从未来来,准确说,是从十四年之后来,十四年之后我们认识,所以我知道你的名字。”想到了什么似的,男人的眼里含了暖暖的光。

 

知道这些话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有些难以理解,叶修暂时噤了声,耐心地等着周泽楷慢慢思考,他看着十岁的周泽楷蹙起眉头抿起嘴认真思考的模样,在心里感慨这人非但表里如一,连从小到大居然都是一个模样。

 

“……为什么?”半晌,周泽楷困惑地问。

 

“你说为什么哥从未来来?”叶修有点诧异——一般不是该先质疑这种事情的真假吗?但转念一想对方是周泽楷,他又觉得这种发展相当正常,于是他挺无辜地摊手:“这个哥也不知道,但大概过一会儿哥就回去了……哥的事可要保密,别让别人知道,嗯?”

 

说着,叶修伸出小拇指递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会意,伸出自己的手,两人的小拇指勾在一起,摇了摇,大拇指再对上,用力按了按,就当是约定了。叶修收回手,笑着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那……”周泽楷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你……谁?”

 

“叶修啊,刚说了。”

 

周泽楷拼命摇头:“不是名字……”

 

叶修愣了一下,想了想,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哥啊,在未来关系和你特别特别好。”

 

“……朋友?”

 

“不止。”叶修笑了,神神秘秘的,周泽楷觉得那个笑容挺好看,“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先长大吧,不着急。”

 

周泽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想问一问叶修是怎么认识自己的,未来的自己什么样子,是不是不用再吃讨厌的胡萝卜,是不是能长得像爸爸一样高。但他仅仅眨了一下眼,眼前的男人就消失了,干净利落,丝毫找不到他曾经在这里的痕迹。

 

……是做梦吗?周泽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觉得很痛。而周围还是他的学校,暖暖的长廊花架,蓝蓝的天,白白胖胖的云朵。

 

……看来不是啊。

 

——叶修,从十四年以后来,和以后的我认识,我们关系很好很好,比朋友还好。

 

周泽楷把这句话悄悄地默念了一遍,用手拍拍胸口,像是要借此把这句话刻在心里一样。

 

——还有,这是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2、

 

“诶哟我去!哥的腰啊……”

 

周泽楷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听到小巷里传来“咣当”一声,紧跟着又是一阵纸箱子哗啦啦翻倒的声音,他只往巷子里多看了一眼,就看见叶修被一堆纸箱子压着,整个人仰面倒在地上,正狼狈地伸手推着箱子,试图把自己从箱子山里解救出来。

 

虽然距离上次遇见叶修已经过去四年,虽然这一次的叶修看起来要年轻些,但周泽楷确定自己没有认错。

 

没有多想的,周泽楷跨进小巷,把叶修身上的纸箱子挪开几个,而后一把拉住叶修的手,用力将叶修拽了出来,对方撑着膝盖大口喘气,有些勉强地笑了笑:“谢谢啊……”

 

周泽楷的语言表达能力并未随着年龄增长而有所好转,因此他也只是点点头,默默打量着叶修——对方的衣着看起来比上一次遇见时随便多了,凡客诚品T恤牛仔裤,头发比上次短一点,微微翘着,可能是刚才给压的。

 

“哟,你看着挺眼熟的啊……”叶修也在打量周泽楷,他盯着这张有些面熟的脸看了半天,忽然就从记忆中捞出了一张对得上号的面孔,“……你是,周泽楷吧?”

 

“嗯。”

 

“真巧……看你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见我了,那也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儿?”叶修指指自己,见周泽楷点了头,立刻没事人似的一笑,一下子就不拘束了,“嗯……你个子还没我高啊,但脸已经能看出来了,啧啧,不愧是联盟的脸面。”

 

周泽楷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现在大概什么时候?你上初中?高中?”

 

“初二。”周泽楷比量了一下叶修的身高,在心里揣摩了一下叶修的话——这是说,叶修见到的未来的自己,比这个叶修要高?

 

对自己的生长发育感到安心的少年舒了口气。

 

“也叫你小周,成吧?反正我是这么叫我那儿的你的。”叶修眨眨眼,唇角一扬,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特满意地笑了。

 

又被揉头发了。周泽楷想,不过他不讨厌叶修这么做。

 

“这是你第几次见我了?”

 

“……第二次。”

 

“这样……”叶修微偏着头,回忆了一下,“我第一次见你……挺久前的了,不过那会儿见的你好像比我现在还大。你以后如果碰见一个特别小的我,可千万别吓唬我啊,对我好点,不然等着哥在比赛里把你虐翻了。”

 

比赛?虐翻?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在说什么。

 

这时两个人已经并肩在街上走着,像对熟识的朋友一样边走边聊,虽然多数时间是叶修在问,周泽楷答。

 

路过一家网吧,叶修随口问了句:“小周打荣耀不?”

 

这一年荣耀职业联盟刚刚起步,在职业赛和各个战队的造势下,荣耀网游本身就很高的知名度在青少年中越发壮大,但不同于身边买了账号卡玩得热火朝天的同学,周泽楷本身对这款网游的兴趣不太大,不是不知道荣耀好玩,而是没什么去尝试的冲动。

 

因此周泽楷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是么……有空试试?”叶修的语气微妙地停顿了一下,而后提议道,“凡事都试试看吧,说不定就能发现想追求的东西呢。”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他想叶修既然认识未来的自己,那他说的话自己应该听一听,“我会,考虑。”

 

“不急,不是马上要有荣耀职业赛了么,暂时不想玩的话,可以先看看电视转播的比赛。”

 

周泽楷觉得这是个好提议:“嗯。”

 

“……哎呀,估计要回去了。”叶修抬腕看看自己的手,突然这样嘀咕了一句,然后又像四年前一样,整个儿消失在了周泽楷面前。只不过这一次,周泽楷还来得及捕捉到那消失的瞬间——叶修就像被碾碎的粉末一样,从指尖开始整个人在空气里散落,眨眼无踪。

 

那一年,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开幕后,千万荣耀玩家群中又多了一个人。那个人看起来是那么不起眼,就连买的账号卡都是当天剩下的最后一张。谁也不知道,谁也预料不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即将走上的道路。

 

 

 

3、

 

周泽楷生病了。

 

或者说,是过度疲劳引起的精神热。

 

这两天他的训练都请了假,医生嘱咐他要好好休息,不要压力太大。

 

很少有人知道,下一年就将进入轮回战队,被当做未来一枪穿云继承者培养的周泽楷,也会因荣耀的事情感到莫大的压力。毕竟这个少年实在是太沉稳了——或者说,太安静了——几乎没有人见过周泽楷因训练的枯燥抗议偷懒,与人对战也是胜不骄败不馁,最多腼腆地笑笑说辛苦了。无论是训练营的负责人还是轮回战队的职业选手,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的,永远是日复一日没有最认真只有更认真的训练态度。

 

任何战队都需要这样的人。

 

然而压力是多方面的,任何新人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前,或多或少都无法避免。

 

周泽楷异常认真的性格是他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却也是让他在进入职业圈之前感到更大压力的原因,但他的沉默寡言让他很难将自己的压力与担忧通过倾诉来排解,结果只能发泄在不停地加练加练再加练,失眠了就研究荣耀职业圈各个选手的视频,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也不肯迟到,然后又是加练。

 

一来二去,不倒才怪。

 

白天吃了药睡太多,这次半夜醒来,虽然头还是疼,却没什么睡意,只是嗓子发干。周泽楷坐起身,打算去倒杯水,结果脚刚一沾地就发现头晕得根本站不稳,一个踉跄就向着前方直直栽倒,手空抓了几下,却连个能扶一把的东西都没有。

 

完蛋了。周泽楷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疼痛,心里已经开始想自己摔得太狠会不会等会儿连爬起来都很艰难。

 

“啊!!!……诶哟我去!哥的腰啊……”

 

这台词,这声音,都有几分耳熟。周泽楷睁开眼,发现自己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因此免于和冰凉的地板亲密接触,但给他当了靠垫的男人就不那么舒服了,此刻被周泽楷压得动弹不得,呲牙咧嘴。

 

初中毕业后,周泽楷就像突然抽条了似的,身高突飞猛进,此刻十七岁的周泽楷身高早就超过一米八,他又不是什么电线杆身材,因此可想而知被他压着,无论是什么人都不会太舒服。周泽楷急忙撑起自己的身子,说了声抱歉,一边克制着头晕努力伸手想把地上的男人拉起来。

 

“哥可是老人家了哪儿经得住这么一下啊……”被周泽楷拉着坐起来的男人苦笑着,脸庞被窗外月光映亮的一刻,周泽楷忍不住惊讶出声:“……叶修?”

 

虽然这一次,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和上次见到的叶修相比,收敛了不少锐气,眉眼居然称得上有一丝温柔。

 

叶修看起来并不意外:“哟小周?好久不见。虽然对哥来说,你上一秒还在我旁边呢。”

 

对于未来的自己一无所知,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既然叶修自己都控制不了在时间线上跳来跳去,他当然也不能,他用手撑了下地想站起身,用力过猛却又是一阵眩晕,叶修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他的不对劲,眼疾手快半跪起身撑住了他。

 

“怎么搞的这是?”周泽楷听见叶修叹气,那气流就在他耳边擦过,痒痒的,酥酥的。叶修的口气透着点无奈和包容,却又有点而立之年的沧桑。

 

周泽楷默默地摇了摇头。

 

“成吧……本来你也不爱说话。”叶修摇了摇头,把周泽楷一条胳膊环在自己脖子上,撑着周泽楷的腰,努力站起身,“小周,起来,我可没法扛动你啊。”

 

在叶修的帮助下站起身,周泽楷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比对方高半个头。叶修按着他躺回床上盖好被子,接着在床边坐了下来,手指抚上他的眼睑:“睡吧。”

 

“……睡不着。”周泽楷轻声说。在叶修身边,他总有种自己被包容着的错觉,就比如现在,他可以不用点头之后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甚至装睡,而是可以坦诚自己睡不着这件事。

 

会显得软弱的部分,直接暴露出来也没关系,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生病加失眠?很少见啊周泽楷大大。”叶修笑了,懒散的声音被压低,居然有几分磁性,“……你现在多大?”

 

“十七。”

 

叶修思索了一阵子,周泽楷发现对方思考的时候总习惯轻轻咬着下唇,右手食指关节抵着下颚:“好像想起来了,小周说过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的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点吧?”

 

周泽楷愣了一下。

 

“嘛……虽然说新人或多或少都会这样,但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会生病的类型。”叶修把手覆在周泽楷额头上,手心的凉意让人平静,“事情开始之前,别把自己压垮了,进入联盟就是个开始而已。”

 

“你要面对许多优秀的对手,当然也要和你同样优秀的队友磨合,你会发现自己必须不停地努力,追逐极限,超越它,周而复始。这其中肯定有失败,也有胜利,但无论哪一样,都不是你停滞不前的理由。”叶修的声音淡淡的,平铺直叙,如同在谈家常,“不过小周,你没问题。相信你自己,坚持你所坚持的,这样就好。”

 

“坚持……”周泽楷下意识地重复了叶修的话。

 

他一直在坚持自己的路,从被叶修的话引着开始,进入荣耀的世界,了解这个世界,最后决定在这个世界挥洒他的价值。他知道自己不擅言辞,因此便努力地做得更好,最后用实力说服了轮回俱乐部,也说服了父母。

 

周泽楷有他所坚持的,譬如他沉默却认真的努力,譬如他对每场比赛视频的私下研究,譬如他在可以高速完成训练时也仍然绞尽脑汁思索能再提升的方法……

 

但再怎么样,他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他用超出同龄人的沉稳克服了焦躁,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十之有一的不安。

 

“……很多……”周泽楷想了想,慢慢开口。他想也许这是他唯一可能把自己的忧虑说出口的时候了,除了叶修,他还能说给谁听?

 

“嗯?没事,慢慢说,哥听着呢。”

 

叶修的话让周泽楷安下心来,也不着急了,于是他慢慢地组织着语言:“希望……很多,如果做不好,会……对不起,很多。”

 

叶修听完,静静地看了周泽楷一会儿,忽然笑了,用手指轻轻蹭蹭他的脸:“周泽楷大大也会烦恼这样的事啊?”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叶修,他知道对方没有嘲笑的意思。

 

“哎……真是。”叶修转了转身子,让自己可以正面对着周泽楷,少年的眼睛很安静,一直望着他,“小周,你为什么打荣耀?”

 

“喜欢。”

 

“那如果你不是职业选手,你会继续打吗?”

 

“会。”

 

“如果没人对你有所期待,你就会不努力吗?”

 

“不会。”

 

“那你看看,你在烦恼的事情,其实根本动摇不了你,不是吗?”叶修伸出三根手指,在周泽楷面前晃晃,神情变得认真起来,“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但荣耀却是只属于每个人自己的追求,别人的希望之类的,如果你能顺便背上,那就背着,如果不顺道,那也没必要为了那些特意拐个弯。”

 

“把这三个问题记住,隔一阵子就问问自己。”最后,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背,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这样说。

 

“……嗯。”周泽楷忍不住循着那抹笑意也笑起来,“谢谢,叶修……前辈?”

 

最后问句的上扬幅度相当小,几乎可说是小心翼翼的。

 

叶修没否认,倒是失笑出声:“原来哥这么早就被叫前辈了啊……啊对了啊,你明年……如果你见到哥的话,记得别叫我叶修,这名字要保密,别往外说,这时候,我还叫叶秋呢。”

 

——叶秋!

 

斗神!荣耀教科书!一叶之秋!嘉世队长!

 

周泽楷惊得睁大眼睛,正对上叶修带着点调皮的含笑目光,然后他就看着叶修又一次消散在了空气中。

 

 

 

4、

 

一年一度的荣耀全明星。

 

周泽楷报名了新秀挑战赛,轮到他上台,被主持人问及想要挑战的对象时,半天才说出“叶秋”两个字。他还是觉得有点别扭,毕竟对他而言,那个男人是叶修已经很久了。

 

叶修自然是不露面的,嘉世队长的神秘已经让人懒得吐槽。周泽楷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进入游戏,很快两人的角色在地图中刷新了。

 

毕竟是第一次直面叶修,周泽楷觉得自己手心里沁着汗,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被未来的叶修教导了,和现在的叶修对战,有没有比这更离奇的了?

 

战斗法师和神枪手在地图中相遇,而周泽楷分明看见,一叶之秋在冲上来之前,右手扬起战矛晃了晃,阳光灿烂的地图中,却邪被镀上一层亮眼的光。

 

在场外一群人“卧槽这货是在挑衅吧”“对着新人开嘲讽他还想不想好了”“心太脏”“没节操”的议论纷纷之外,周泽楷明白叶修这个看似无意义的动作的意思。

 

那是在和他打招呼。

 

你好,我们第一次真正地相遇。

 

终于和这个人在同一个时间认识了,周泽楷想,真好。

 

 

 

5、

 

时光飞逝。

 

荣耀联盟已经迎来第十五个赛季,而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那位战术大师,和之后接替荣耀第一人称号的枪王,都已经不会再出现在赛场上,继续活跃在玩家视野中的,是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君莫笑则因为找不到继任者,成为了荣耀联盟生涯中真正无可复制的传奇。

 

周泽楷拎着购物篮站在超市货架间,思考着家里有什么调味品要添置,想了会儿,拿起一罐香菇酱仔细看看,又拿了瓶宝塔酱菜,思忖着到底买哪个好。

 

最后宝塔酱菜胜出。

 

然而周泽楷只是转个身把多拿的香菇酱放回货架,再一转身,就看到叶修站在自己面前,一副搞不清状况的迷茫样子。

 

大眼瞪小眼,叶修眨眨眼睛,周泽楷也眨眨眼睛——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来自其他时间的叶修了,可这一次他比以往都要惊讶。

 

因为这个叶修实在是太……说年轻都欠奉,这就是个小孩子,怎么看也只有十五六岁,穿着肥大的运动服,背着个鼓囊囊的大背包,身高只到周泽楷胸口,脸上还带着点没脱去的婴儿肥,眼睛大而明亮,有着少年人独有的朝气。

 

周泽楷想起来,在他初二那年他遇到了二十三岁的叶修,那时叶修说,如果以后的周泽楷碰到小小的叶修,可千万要对他好点。

 

看来这就是那时叶修口中“小小的自己”了。

 

这样想着,周泽楷就笑了,下意识伸手,揉了揉少年叶修的头发。

 

本来迷茫着的叶修这一下反应过来了,眼珠转转,抿着嘴一缩脖子一侧头,人往旁边一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是第一次见我了吧,见过未来的我?”

 

周泽楷点头,他不奇怪叶修能猜出这件事,未来的荣耀教科书,头脑怎么会差。

 

“诶诶~那看在未来的我的份上,帮我多买盒泡面吧?”从小就能看出未来被人指着鼻子质问节操何在的潜质,叶修冲周泽楷咧着嘴歪头一笑,“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泡面……不好。”周泽楷算是明白为什么叶修隔一阵子就想煮方便面了,合着是那么久之前就打下的饮食习惯,要改正来日方长。

 

“喂……别这样啊,泡面造福穷人呢!”少年叶修被周泽楷噎得翻了个白眼,奈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也不好跳着脚非要对方给自己买。

 

周泽楷拉着叶修走出调味品区,直奔乳制品专柜。

 

最后周泽楷给叶修买了一大堆牛奶水果土司切片,拿几个塑料袋分装好了,可丁可卯硬塞进叶修本来就空位不多的背包,还去超市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份鸡排便当塞给叶修当晚饭。震惊过后叶修倒也不客气,自己拿着个苹果揭了标签,用手胡乱抹抹就喀嚓喀嚓地嚼起来:“回去再吃便当,端着饭盒万一洒了就亏了……对了你叫什么?反正以后我也要认识你。”

 

“周泽楷。”

 

“哦哦周泽楷是吧,记住了记住了。”叶修连连点头。

 

“我们以后是朋友吗?”啃完了苹果,叶修把果核顺手扔进路边的垃圾桶,有点好奇地问。

 

周泽楷摇摇头:“……不止,关系,很好。”

 

“诶,是么?”听到这个回答,少年笑起来,眉眼弯弯的,一点没有日后懒散又嘲讽的影子,“那敢情好,我觉得你人挺好的,看来以后的我挺棒啊。”

 

“嗯。”是很棒,独一无二。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认识你。”叶修耸耸肩膀,“这种跳了时间的不算,等到我们真的第一次碰面那天,我肯定好好和你打个招呼。”

 

“好。”周泽楷想起战矛却邪上泛起的亮光,笑了。叶修一直都是这么说到做到的人。

 

“说好了啊。”

 

这句话之后,叶修消失了,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回到了本属于他的时间中。

 

周泽楷拎着买好的蔬菜水果,站在原地看了看叶修刚刚站着的地方,他想他大概是遇上为了打荣耀而离家出走的少年,而那个少年,对于自己即将缔造的王朝和传奇,尚且一无所知。

 

更不会知道,他刚刚遇上了将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

 

想起家里的叶修,那个在这个时间里会和他拥抱和他接吻,笑着懒洋洋靠在他身上的恋人,周泽楷敛下眼睫,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加快脚步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和你的关系是怎样的?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先长大吧,前辈。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2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