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鲜血【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同设定前篇六十分指路→ 契约

同设定后篇六十分指路→ 围巾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6.10-鲜血】

 

人类是这片大陆上最为弱小的生命,至少在龙族眼中是如此。

 

没有坚硬的鳞片,也没有庞大的身躯,遇到危险不能飞上天空,仅有的两条腿就算逃跑也慢得要死。

 

但也正是这样弱小的人类,在龙族那漫长而单调的历史中,扮演着杀戮者的角色——真正和人类签订契约并一同走到生命尽头的龙族不多,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在一厢情愿地相信人类之后,最终死在被贪欲迷住双眼的人类手中。

 

契约能够分享强大的力量和漫长的寿命,自然也赋予了人类杀死他们的能力。即使大多数人类尊重并敬仰龙族,也总有一小部分人类以猎杀龙族为荣,或是为了价值连城的血液和鳞片,或是为了挖出龙的眼睛,那是绝好的药用材料。

 

弱小,却复杂多变,狡猾,难以捉摸。这和心思简单直接的龙族大相径庭。

 

“格瑞,格瑞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 ……”

 

“嘿嘿,反正我现在离开部落在游历呢,去哪里都可以,要是你有想去的地方,我就跟你一起去啊!”

 

“…… ……”

 

“对了!我答应你要解除契约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弄,格瑞你知道吗?”

 

“…… ……”

 

——之前到底是谁说,人类都是狡猾而绝顶聪明的?

 

格瑞一声不吭地站住了脚步,跟在他身旁的金发少年也从善如流地停下了,那张无忧无虑的脸转向他,湛蓝的眼睛澄澈剔透,和他意识模糊时看到的如出一辙。

 

——所以那时候并不是产生了错觉。格瑞再次确认了这件事。

 

龙族少年银灰色的耳鳍忽然动了动,像两片小小的翅膀一样。金被这样难得一见的景象吸引了视线,颇感兴趣地凑上去想看个仔细:“哇,你的耳朵会动!”

 

完全是下意识的,格瑞猛地抬起手,一把推开了金:“别靠近!”

 

“呜哇——”

 

随着这声喊叫,金一下子被推得老远,他凑上去的时候全无防备,自然也没料到会遭到这么大的反弹,脚在凹凸不平的石地上一绊,整个人就向后仰面朝天地摔了个结实,“砰”的一声惊天动地。

 

格瑞愣住了,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看金,再看看自己的右手——已经很完美地变成了一只属于人类的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他可以肯定这在人类的审美中是一只漂亮的手。

 

“嘶……”金嘶嘶地吸着气,从地上坐起来,气呼呼地瞪着罪魁祸首,“好疼啊……你干嘛用那么大劲啊!”

 

他一手撑着地想站起身,掌心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金抬起右手一看——大概是摔倒的时候下意识撑在了地上,被尖锐的石子划了一道口子,蹭开好大一块皮,现在掌心沾满了土和血,脏兮兮的狼狈极了。

 

金扁了扁嘴,倒没打算举着手掌向格瑞兴师问罪,他仅仅是对对方反应过度这一点感到不满。掌心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何况他可是正在游历的登格鲁男孩,蹭破掌心就大呼小叫,会被整个部落耻笑的。

 

“喂,你倒是说句……”金这次没敢再想都不想地走过去,站在原地看着和他刚刚签订契约的龙族,却意外地发现对方一脸茫然。

 

是的,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中,透露出的是毫无疑问的迷茫与困惑。

 

金或许总是大大咧咧的,在登格鲁部落也是出了名的鲁莽大王,可他同时又矛盾地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在判别人的善意与恶意、眼神的闪烁或坚定、真话还是谎言的时候——他的直觉比什么都准确。

 

所以他马上就意识到,格瑞不是故意的。

 

这让他一下子就不生气了——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是不小心,是个意外,也就没必要斤斤计较了。

 

金发少年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

 

“……为什么?”而这时候,龙族少年终于说话了,他反复地看着自己的手,“我没有用很大的力气,只是龙族不习惯群居,过近的距离会让我们觉得有危机感。”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想轻轻推开你。”

 

“…… ……”金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圆圆的——所以刚才那是没有用很大力气?

 

如果格瑞真的用很大的力气推他会怎么样?会不会就嗖的一声直接飞过那边的山头了?

 

格瑞却误解了金的表情,他以为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话。他急于解释,于是换成他想也没想就快步走了过去。

 

金却没有他那种龙族的条件反射,金发少年仅仅是愣了一下,就抬起一只手,颇有点傻乎乎地摸了摸后脑勺:“格瑞,龙的力气都那么大吗?”

 

意识到金相信自己的话,格瑞忽然放松了下来——虽然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份轻松是哪里来的。

 

“或许和人类比起来是这样的。”格瑞说,他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刚才会发生那样的意外了。

 

推开一个人类需要的力道,和推开另一个龙族需要的力道,果然是不同的。

 

“是这样啊!那我记住了,下次我要靠近你之前,先和你打声招呼?”金发少年显然是心宽的类型,搞清楚怎么回事以后,这个小插曲在他眼里就是过去式了。

 

“……好。”格瑞点了点头。否则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会再干一次这样的事——可话说回来,也没有其他龙族能告诉他如何安全地推开一个人类。他并不想伤害自己的契约者,但这似乎会成为一门高深的学问。

 

龙族少年沉默下来,视线下意识地飘向下方,注意到金的脚边有几滴鲜红的血。

 

“你受伤了?”他问。

 

“啊?没事没事,刚才摔倒的时候手蹭破皮了,小伤而已。”金摇摇头,摊开手心递到格瑞面前,“你看,就是个……哎?!”

 

掌心的伤愈合得漂亮极了,一丝痕迹也没有,只有土还脏兮兮地沾在那里。

 

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格瑞忽然产生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慢慢地覆在了金的掌心上,让他意外的是,金的掌心是温热的,那种热度如此蓬勃,和人类的脆弱完全相反。

 

他的手是冰冷的,即使变成了人的样子,可终究还是不同的。

 

“怎么回事啊格瑞?”金疑惑地问,倒是没有推开他的手。

 

格瑞垂下视线:“你和我签订了契约,自然会分享我的能力,包括龙族的自愈速度。”

 

金发少年呆呆地眨了眨眼睛,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哇!那不就是说,我以后受伤都会很快就好咯!”

 

这话没错。所以格瑞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下要不要告诉金,这还意味着他几乎是不死的,然后他决定还是不说了。

 

“格瑞你可真厉害啊!”金笑起来,握住他冰凉的右手,使劲摇了摇。

 

这次换成是格瑞愣住了。

 

他不敢甩开金的手,所以他如此清晰地感觉到了——热度沿着他们交握的手,居然一点点也传递给了他。

 

就好像他也忽然蓬勃起来一样。

 

“对了,刚刚在说什么来着……格瑞你有想去的地方吗?没有的话要不要先和我回一趟部落?我总得给你买个帽子,你的耳朵太显眼啦。”

 

——作为龙族,单调漫长的生命,一望而知的旅程,好像突然变得鲜活起来。


——end——

评论 ( 56 )
热度 ( 22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