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没有留级的危险就好好享受第一个假期吧【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下着大雨的天气里也许会做噩梦但都会过去

*后篇指路→ 牛奶燕麦粥做起来不难并且吃起来也不错


*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

这篇是金在霍格沃茨第一学年的最后一篇正文。

在这篇之后,我要去为了第一年的本子写非公开番外www还有一些其他本子的事情要做,还有欠着开爹的一篇文要写。

所以暂时性的,预计至少半个月时间,HP瑞金系列的第二学年的故事要和大家推迟见面/////////【鞠躬

在这期间当然还在写瑞金啦!

最近工作也有点忙碌,写得比较慢,希望包涵【鞠躬x2



【没有留级的危险就好好享受第一个假期吧】

 

“嗯哼……”

 

凯莉看着手中的羊皮纸,一边眉毛挑了起来,女孩蓝宝石似的眸子滴溜溜转来转去,最后落在金的脸上——男孩因为她的目光而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了:“怎么样啊,凯莉?”

 

“进行最基本的煎煮时,一盎司药草加入多少水?”凯莉反问道。

 

金的眼珠子也骨碌碌转起来了,幸好他并没有回忆很久就找到了答案。

 

“呃,一品脱?”

 

“你这不是知道答案吗?那你写在这里的一加仑是怎么回事?”凯莉毫不客气地把羊皮纸拍在金面前的桌子上,“到了考试的时候,你如果把一加仑写上去,院长绝对会给你一个T,让你明年再学一年!”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金扁了扁嘴,“绝大部分的我都记住了,就错这一点点,他就要给我不及格?”

 

“你觉得呢?”凯莉翘起了腿,双臂环胸,向后一靠反问道。

 

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魔药教授那张从未流露笑意的紧绷绷的脸,以至于魔药课上一旦教授路过他的坩埚,他都会下意识地绷紧神经,提防着随时可能袭来的辛辣语言。还好,他没有再折腾掉第二个坩埚——这可是他和格瑞借了烈斩才从对角巷捎回来的,箭头运不动这么大的东西——一些熬制起来简单易得的药水他能熬个八九不离十了,可如果要追究那些熬制的细节,例如到底是顺时针转三圈还是三圈半,沸腾十五秒还是二十秒之后熄火,他还是一脸茫然,只能抓抓头发蒙一个。

 

平时的课堂作业和课后论文,魔药教授就常常毫不客气给他一个P,给一个A都是手下留情,如果这样类推期末考试的话,他及格与否可能各半。

 

“好像也对……”男孩沮丧地认可了。凯莉哼了一声,在金交上来的默写羊皮纸上勾勾画画,挑出一堆错误来,再递还给金,金接过去,苦着脸乖乖重新抄写。

 

“那个,请问一下,我的呢……?”另一边,紫堂幻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最开始只是金找到他问他要不要一起复习,他答应之后,就被金拉进了这个三人期末小组,而他怎么都没想到,在金口中成绩最好最聪明的第三个组员,竟然是凯莉。

 

凯莉的家族在魔法界很出名,几百年前到现在,几乎所有著名的魔药大师都出自她的家族,他们的血脉中天生就带着熬制魔药必备的精确敏感,以及更加不可或缺的灵光一现。毕竟,真正的魔药大师从不照本宣科。

 

除了家族,紫堂幻也多少听说过凯莉在魔药课上的优异表现——“不愧是那家的人啊”常常被这样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地议论着。他的家族以驯养神奇生物而出名,但与之不符的,他从小就天赋平平,就连让狂躁的动物们安静下来都很难做到,分院也被分进了四个学院中最默默无名的赫奇帕奇。他很喜欢自己的学院,但其他人未必这么想,至少他的两位堂兄——分别在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都不这么想。

 

凯莉把目光分了一点给紫堂幻,她上下打量了这个老实的赫奇帕奇男孩一番,耸耸肩膀:“你的?就那样吧,怪没意思的。”

 

“呃?”紫堂幻没反应过来,“怪没意思的……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写的都没错,和课本上一模一样。”凯莉移开视线,一只手颇为无聊地挥动着,“不愧是老实勤恳的赫奇帕奇,死记硬背的工夫这么好。放心,你考试这么写,谁都挑不出来错。”

 

“哇,那不是很好吗?”一旁苦着脸抄写初等魔药学的金看向紫堂幻,眼睛闪闪发亮,“紫堂幻,你好厉害啊!我从小就不擅长背书呢。”

 

“是吗……”紫堂幻抓了抓头发,下意识地摇摇头,“这没什么厉害的,就像凯莉说的,我其实脑子也不聪明,就只是把书上的东西背下来而已。”

 

他的脾气总是很好,凯莉这句语带微讽的话并不能真的刺到他什么,何况他也习惯了,像他一样平凡的人有很多,不是吗?

 

“死记硬背是最无聊的事情了。”凯莉接话,她拆开一袋子糖果,拈了一颗放进嘴里,又把袋口朝向金示意他拿一颗,金拿了两颗出来,一颗也塞进嘴里,另一颗递给紫堂幻。

 

“谢谢。”紫堂幻有些局促,他瞄了一眼凯莉,确认她没有为此感到不满——他看得出来,凯莉可没有一点分糖给他的意思——然后把糖果塞进嘴里,立刻,一股清香甜美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口腔,即使是不常吃糖的紫堂幻,也忍不住眼前一亮。

 

“这个真好吃!”他忍不住感叹道,“谢谢你,凯莉同学。”

 

“嗯,好吃!”金的一侧腮帮子鼓了起来,他头也不抬地奋笔疾书,说的话因为含着糖变得含含糊糊的,“凯莉,你从哪里买的这么好吃的糖啊?”

 

凯莉噗嗤一声笑了:“你觉得哪儿买得到这么好吃的糖果?当然是本小姐自己熬制的。”

 

“这么厉害!凯莉,那你可以开一家糖果店啊!”

 

“没兴趣,糖果店有什么意思?”凯莉轻哼了一声,“金,你再不快点是抄不完的,当心期末真的不及格,那时候恐怕只有抱着校长的大腿哭泣才能救你了。”

 

金吐了一下舌头,把又大又圆的糖果从左边腮帮子挪到右边腮帮子,不说话了,含着糖继续他的抄写作业。

 

紫堂幻看看金,又看看凯莉,最后默默地低下了头,翻出了他的魔法史课笔记,自己复习起来。

 

他和凯莉完全不熟,虽然曾经坐了一条小船说过几句话,可在那之后他们就再没有近距离相处过了。金是这三人小组里唯一和两边都说得上话的人——当然了,拉起这个期末复习小组的也是他——他不说话,紫堂幻和凯莉顿时陷入了相顾无言的状态。

 

凯莉看起来完全没打算搭理他,而这让紫堂幻松了口气,他一边翻看着自己的笔记,一边对照着课本把一些要点整理出来,打算做成一个魔法史时间轴——就像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那样,他非常勤奋,总是踏踏实实地努力。

 

三个人在图书馆安静了一会儿,只有羽毛笔尖在羊皮纸上划过的沙沙声,过了一会儿,金把重新抄过一遍的初等魔药学基本操作再次上交给凯莉,凯莉瞥了一眼,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差不多吧,希望你考试的时候别犯错。”

 

“不会的,我考试会很小心的!”金耸耸肩膀,笑了,“谢谢你凯莉,要不是你帮我复习,我都有点不知道怎么下手。”

 

凯莉抬高了下巴,阖上眼睛,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才懒得管你考得怎么样,只不过谁都知道我们上课经常同组,同组的人居然留级,那我会很丢脸的。”

 

“我也不想留级,留级的话,就要跟格瑞差三个年级了,那样我们不就差距越来越大了。”金往桌子上一趴,“哎?对了凯莉,有没有可能跳级啊?”

 

“没可能。”凯莉毫不犹豫地打消了金的幻想,“本小姐的魔药水平,就算现在还应付不了N.E.W.Ts,但是O.W.Ls也是八九不离十的,可就算这样,我还是得老老实实从第一堂课,初等魔药学开始学。”

 

“那为什么不让跳级啊?”

 

“这种事情问校长咯,问我有什么用。”凯莉翻了个白眼,“好了,你老老实实地看书,我也要复习了,别随便吵我,基础知识不会的就去问紫堂幻,再不会的——”

 

凯莉抬起手,随意向外一指。

 

“格瑞坐在那边呢,刚来没多久,跑过去问吧。”

 

“咦!”

 

金伸着脖子往过一看,只看到好几排层层叠叠的书架,他站起身要跑过去,迈出去两步,又收回脚:“凯莉,你能再给我一颗糖吗?”

 

“喏。”女孩什么都没问,很慷慨地打开糖果袋口,让金拿了一颗。

 

糖果用力握得久了很容易变得有点黏糊糊的,因此金很小心地用两只手轻轻拢着这颗糖球,像捧着什么宝贝一样,踮着脚轻巧地一溜蹦跳出去。

 

紫堂幻忍不住看了一眼金的背影,大概是他盯着看得有点发呆,引来了凯莉的调侃:“怎么了?担心金?”

 

“那倒不是,我知道金和格瑞是朋友。”紫堂幻急忙摇了摇头,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和凯莉一起坐在这张桌旁了,于是他天性中怕生的那一部分浮出了水面,这让他说话显得更局促了。

 

“那就是羡慕咯?”凯莉转了转眼珠,忽然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一手托着腮凑近了紫堂幻的脸,“让我来猜猜看,你在羡慕什么呢……”

 

“呃,不是,我没有……”紫堂幻被凯莉的靠近逼得一个劲儿往后退,直到他后背贴住了椅子,再也没有退路。隔着镜片他能很清楚地看见凯莉的蓝眼睛——比金的眼睛颜色要深,像两块极深极剔透的宝石。

 

女孩压根没搭理他,煞有介事地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原来如此,你很羡慕金啊。”

 

紫堂幻错愕地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是啊,因为金很厉害啊……”

 

不光是金在一年级里渐渐出了名的魔咒天赋,更是金在格兰芬多从被人排斥一路到现在的融入其中。如果易地而处,紫堂幻没有信心他能做到金那样,可能躲避别人的目光就要用掉他所有的力气了。

 

“只是这个?”凯莉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紫堂幻也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你还很羡慕他有格瑞这个朋友吧?”

 

这次紫堂幻没有点头了,男孩把刚才有点挤歪了的眼镜扶正,默默地摇了摇头:“不是的,虽然我确实羡慕金有格瑞那样的朋友,但那是因为他们的感情很好……我很向往那种亲密的关系。”

 

“…… ……”凯莉托着腮,评估似的看着他。

 

“真的就只是这样。”紫堂幻坐直了身子,直视着凯莉的眼睛,实事求是地说。

 

“无聊。”凯莉移开视线,拆了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一边含着一边继续看书,不再搭理紫堂幻了。

 

而又过了不到半分钟——紫堂幻甚至还没有看完两行他的魔法史笔记——金居然就回来了。

 

“这么快?”凯莉瞥了金一眼,“还以为你就要待在格瑞那不回来了呢。”

 

她似乎总是习惯调侃几句,有的没的,用她那颇具玩味的语气说出来,就显得相当煞有介事。

 

“怎么会?”金不解地摇摇头,他看上去是真的不明白凯莉这个想法从何而来,“我和你们一起复习,当然要回来啊。刚才我只是去给格瑞送颗糖,这种糖没有那么甜,我觉得他应该会喜欢吃的。”

 

“你们关系真好啊。”紫堂幻忍不住说。

 

“当然了,毕竟那是格瑞嘛。”金理所当然地说,他到底没忘记复习的正事,很自觉地翻开了书本,“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们四个一起去玩吧!格瑞看起来有点冷淡,但其实很人好的,可是他都没什么朋友。”

 

说到最后一句,话音里居然带着点抱不平似的委屈。

 

“哎呀,那你现在就把他带来一起复习不就好了?”凯莉翻着书,头也不抬,她那种悠闲的姿态与其说是在复习,不如说是走马观花似的浏览。

 

“啊,不行不行!”

 

意料之外的,金断然拒绝。

 

“这是我的期末考试,当然要靠自己复习了,我才不会留级呢!格瑞就知道把我当小孩子,好像还以为我和小时候一样,没了他考试就不及格。”

 

男孩吐了吐舌头,一张还带着婴儿肥的稚嫩脸颊皱起来,眉头也紧蹙着,看起来有种略显滑稽的庄重。

 

“所以,我绝对不会让格瑞帮我的,紫堂幻,凯莉,我们一起加油吧!”

 

“叛逆期啊。”凯莉嘀咕了一句。

 

那之后的一星期里,三个人的期末复习小组关系一直维持了下去——这实在是个有点奇特的组合,三个人却来自三个不同的学院,其中还有一直关系不佳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小组内部的关系远没有其他人猜测的那样剑拔弩张,事实上,成绩最好的凯莉在小组里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金和紫堂幻大部分时候都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间或夹杂着金“凯莉你好厉害啊!”的惊叹声。

 

似乎是感受到了学生们的复习热情,教授们也毫不手软地布置了大量的论文作业,往常看到论文作业就头疼的金也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去,他不肯去找格瑞求助,就自己找参考书,或是询问凯莉,或是和紫堂幻一起讨论某个怎么都阐述不清的论点——就这么磕磕绊绊的,那么多的论文作业他居然也都按时完成了,甚至有一篇魔咒论文破天荒地得到了一个O,这让金激动了一晚上。

 

“原来O也没那么难啊!”晚上,图书馆里,金还是那么兴高采烈,但他已经学会了压低声音,“我还以为O这种分数,只有格瑞或者凯莉你们这么聪明的人才能得呢。”

 

“金,你也很聪明啊。”紫堂幻这次是真的有点羡慕了——靠着勤奋和细心,他的论文大多数都能得到E的成绩,这也很不错,但是距离代表出色的O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我?没有啦。”金抬手抓了一下头发,毫不在意地笑笑,“其实可能是运气好,格瑞也经常说我运气不错。”

 

“光是运气的话也不行啊……”

 

“运气怎么样都行,你们两个的变形术还没复习完吧?”凯莉打断了两个人的话,“别浪费时间了,快点继续。”

 

“谢谢,凯莉。”紫堂幻也终于不再用生疏的“凯莉同学”去称呼对方了,“你真的很尽心尽力,多亏你了,很多我之前上课听不懂的地方也都搞懂了。”

 

凯莉哼了一声:“别误会了,又不是为了你们,我只是不想自己丢脸而已。”

 

临近期末的图书馆总是挤着不少人,无论是有条不紊地贯彻复习计划还是临时抱佛脚,大家都做出了一副认真学习的模样。金埋着头,唰唰地抄写着变形术课本上凯莉给他和紫堂幻画出来的重点,不求理解但求死记硬背,免得考试时对着羊皮纸大脑一片空白。

 

他觉得眼睛有点儿酸,使劲眨了几下还是发涩,抬手揉揉,两只眼睛都是一阵刺痛,还流出几滴眼泪来。生怕眼泪滴到纸上污染墨迹,金又赶紧抹掉眼泪,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鼻子发痒,当场惊天动地地打了个喷嚏。

 

这一声把紫堂幻和凯莉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金有点不好意思,他耸耸肩膀,讪讪地笑了笑:“抱歉抱歉……”

 

“金,先休息一下吧?”紫堂幻首先注意到金的眼睛,“你的眼睛里都是血丝。”

 

“哎?”金眨了两下眼睛,“真的假的?”

 

“真的,黑眼圈都出来了,看着好丑。”凯莉接话,“我可不觉得我给你们的复习计划这么压榨人,金,你这几天晚上到底几点睡觉?”

 

“可能是晚了点吧……”金有点心虚,于是他的视线又开始不住地游移,“但是没办法啊,我真的不擅长写论文,又不能不交作业,稍微熬几个晚上在所难免嘛……”

 

凯莉的视线越过金,往金身后的某个地方瞥了一眼:“那你干嘛这么拼命?按照你现在的程度,考个及格绰绰有余了,你最开始不就是说不想留级吗?”

 

“我一开始是那么想的啊,想着绝对不能留级。”金不自觉地鼓起了腮帮子,他的两条腿又开始晃来晃去,而他的脚底已经能偶尔擦到地板了,“但是我现在还想考得好一点,既然我的魔咒论文都能拿到O,那其他科目肯定也行!”

 

“…… ……”

 

“只考个及格可不行,我想考完了之后成绩高得能把格瑞吓一跳!”

 

一边这么说着,金一边就摇头晃脑起来了,一脸傻兮兮的笑容,眼睛亮晶晶的。

 

“这样他就不会老是把我当小孩子了吧,他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也不差呢!”男孩握着拳头,昂着脸,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唔嗯……”凯莉歪着头,“你这是要和格瑞竞争一百年来最聪明的头脑?金,实话实说,有点难啊。”

 

“哎?不是啊。”金很诚实地又摇摇头,他还红着一双眼睛,脸上挂着一点泪痕,看起来有点狼狈,“我没那么想,我就是想,如果格瑞不把我当小孩子,那很多事情他就会告诉我了吧?”

 

金的声音低了下去,带着一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沮丧。

 

“格瑞烦恼的事情从来不和我说,我问他他就知道说没事,骗谁呢,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啊。”

 

“原来如此,那我只好给你加油啦。”

 

凯莉双手托着腮,她可没忽略刚才某排书架后面的那一点点动静——女巫是非常敏锐的,有些时候比人们所能揣测的还要敏锐的多。

 

她喜欢看热闹,也喜欢看好戏,但那不代表她只喜欢看人们倒霉出洋相——虽然那的确相当有趣——只要是有意思的事情,她都很喜欢看。而世界上最有意思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事情了。

 

金很有趣,格瑞也是,这两个人自然就更有趣了。

 

闭了闭眼稍微休息一会儿之后,金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继续锲而不舍地和变形术奋斗,他一直很有一股对目标志在必得的狠劲,说出口的事情就会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完成,因此虽然紫堂幻一直担心地劝他回去睡觉,可金完全没有听。

 

临近宵禁时间,图书馆即将关闭,平斯夫人挨桌催促学生们赶快收拾东西回宿舍,金收拾好书包,站起身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他明白这是低着头太久又猛然起身的缘故,所以一点也没慌,仰起头闭上眼睛,伸手一扶旁边的书柜,安静地等着眩晕感过去。

 

“金,我们先走了。”他听见紫堂幻的声音。

 

“拜拜,明天见!”这是凯莉的声音。

 

“嗯,明天见!”金说。

 

他的头还是有点晕,于是他往旁边又靠了靠,整个人挨在了书架上。闭着眼睛的时候耳朵变得很灵敏,他听见了图书馆里许多学生离开时的议论纷纷——魔咒课会考什么啊,草药课在温室里肯定会热死,把老鼠变成玻璃杯的时候杯子上还长着毛怎么办……金的心里忽然有点得意,他的魔咒复习得很好并且论文刚刚得了一个O,草药课这一年学到的植物他都记熟了该如何照顾,变形术的理论基础他也抄了很多遍,现在让他把鼻烟盒变成乌龟他也能很轻松地做到了。

 

这么想着,他就这么不自觉地咧着嘴笑了。

 

“笑什么呢。”

 

然后他听见带着一点叹息意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金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格瑞那张几乎没什么表情的脸,他想起这一周忙着复习几乎都没时间去找格瑞,忽然发现他们竟然几乎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了。

 

只是远远看到了,或是瞥见一个背影,或是在大厅吃饭时回头看看斯莱特林长桌——那不算见面,对金来说不算。

 

“格瑞,好久没见啦!”

 

金兴高采烈地说,然后发现自己的嗓音有点哑。

 

最近一段时间他经常这样,他知道他需要回宿舍喝一大杯水。但现在不是考虑嗓子的时候,他实在很高兴,也不顾眼前还有点发花,想也没想就冲着格瑞扑了过去。

 

格瑞稍微往前迈了一步,接住了因为晕晕乎乎而有些脚步踉跄的男孩:“其他人都已经走了,你想被平斯夫人锁在里面吗。”

 

仍然是那么偏冷的声音,但金总能从中听出格瑞独有的关心。

 

“马上,马上就走!”金笑嘻嘻地说,拎起书包就往外走,“格瑞,我们一起走吧?”

 

而这次格瑞十分轻易地点了点头。

 

金觉得自己很高兴,但他一时间想不到自己在高兴些什么,男孩还学不会收放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于是他脸上一直挂着有点傻兮兮的笑容。格瑞看了两眼,实在看不下去,默默地转开视线:“别傻笑了。”

 

“那是因为我现在很高兴啊!”

 

“有什么可高兴的?”格瑞问,不自觉地忽然把语调提高了一点,“如果还没考试你先进了校医院,那复习得头昏眼花又有什么用?”

 

“我又不像你脑子那么好。”金撇了撇嘴,“有什么办法,可能格瑞你看一遍就懂了的东西,我得看三遍才能记住啊。”

 

“看书也要讲方法。”格瑞摇摇头,他无比清楚地看到了男孩眼下的两团淡青色,“光是记住字面的话很容易忘掉,不想这样的话,以后上课听得认真点。”

 

这话戳到点子上了,金真正开始认真对待念书这回事儿,似乎也就是一星期前。

 

男孩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不说话了,默不吭声地继续走。他原本以为按照格瑞的习惯,会接着在路上对他说点什么——可能大部分都会是中肯又实际的批评——但这次格瑞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陪着他一起走。不知不觉,他跟着格瑞的脚步走上楼梯,转过拐角,周围的景色渐渐熟悉起来。

 

直到他看到胖夫人的画像。

 

“咦?到了啊。”

 

“嗯。”

 

“…… ……”金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他抱着书包,迟钝地盯着胖夫人看了一会儿,这才猛然反应过来,“格瑞你怎么跟着来了?!”

 

——是谁跟着谁来的啊。格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入口在霍格沃茨城堡的八楼——也是最高楼层——而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入口在地下室,相差足足九层,纵贯整个城堡,距离相当遥远。

 

可格瑞从图书馆出来后,就那么陪着金又爬了三层楼,一点冤枉路也没走,把金带回了休息室入口前。

 

金抱着书包看看格瑞,格瑞拎着书包看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好一阵子,谁也没说话。

 

罕见的,最后打破沉默的是格瑞。

 

“快进去,要宵禁了。”

 

“哦……那格瑞你呢?”

 

“我回去很快。”

 

“那好,先晚安啦格瑞……”

 

格瑞抿了抿嘴唇,终于还是打消了那丝犹豫:“金。”

 

“嗯嗯?”男孩立刻就回过头来了,好像很盼着他开口喊这么一声似的。

 

“我和你说过,我没在担心你的期末考试。”

 

“哎?啊,嗯……”金呆呆地点了点头,他有点犯困,一时没听出格瑞的意思来。

 

“早点睡吧。”格瑞没多解释,“晚安,金。”

 

金没动,格瑞也没动,直到男孩终于明白过来什么,他眯起眼睛笑了,点了点头,转头欢快地说出了口令,沿着胖夫人画像后面的墙洞爬了进去。

 

十点整的钟声敲响了,格瑞毫不在意地转过身,走了两步,整个人融进了空气中,消失不见。

 

后来复习的时候,金不再那么死死逼迫着自己了,他又恢复了他良好的作息,很快再次变得精神饱满。紫堂幻感叹于金的心态调整,凯莉却直接凑了过去打听:“是格瑞和你说了什么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凯莉随口说,“他说了什么?”

 

金一如既往地轻易相信了凯莉那句“我猜的”:“格瑞和我说,他没在担心我的期末考试。”

 

“……就这样?”

 

“就这样啊,因为格瑞从来不会对我说假话。”

 

——所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格瑞一直相信他,是他想得太多了。

 

凯莉叹为观止,紫堂幻目瞪口呆,金一派轻松,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后来的期末考试考得很顺利,虽然成绩单要暑假才会寄到小巫师们的家里,但金的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他甚至得意洋洋地宣称自己可能是年级第一,但在被格瑞看了一眼之后,他的嚣张气焰瞬间萎靡得一干二净,转而老实交代觉得都能及格。

 

“说不定我的魔咒能拿到O呢!考咒语的时候,我用的几个魔咒他都很满意的样子!”

 

“嗯。”

 

格瑞一边点头,一边瞟了一眼金脚边的箱子:“暑假不能回学校,你确认东西都拿好了?”

 

“拿好啦,格瑞你呢?没落东西吧。”

 

“没有。”

 

金两只手一起用力,费劲儿地提起他的大箱子:“那格瑞,快上车,晚了就没地方坐了!”

 

“嗯。”

 

“哎格瑞,我怎么觉得箱子比我来的时候要轻点了?”

 

“…… ……”

 

“我不会真的落东西了吧!”

 

格瑞穿过一群熙熙攘攘的学生,身后跟着一个叽里呱啦的金,他忽然很想笑,于是他笑出了声。

 

“白痴。”

 

“你又这么说我——”

 

“是你长高了。”

 

 

——第一学年END——


评论 ( 189 )
热度 ( 37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