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被打破的认知与无法继续的一切【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格瑞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一天

*后篇指路→ 而你是否知道我与从前不同

*首章指路→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他们都在慢慢长大

*他们都需要慢慢长大


*《In Hogwarts》第一学年用于通贩的册数还在加印中,国庆节印厂也放假,暂时还没有准确的消息。

*但能确定十月份之内会上架通贩。

*后续新消息我会发lofter的,要麻烦需要信息的各位多留意啦。



【被打破的认知与无法继续的一切】

 

金在拼命向前跑着。

 

天已经黑了,礼堂大厅长条桌上的晚餐已经撤下,对大多数学生来说,一天的学习已经结束了,是时候回到公共休息室或是宿舍好好放松一下。

 

对金来说,本来也该是如此的,但现在,他却沿着旋转的楼梯一路向下,飞快地踩着一级级阶梯猛冲——他已经能凭借下意识的反应跳过几个会突然塌陷或是把学生的脚脖子夹住的台阶——一路上的画像们纷纷侧目,少见这个金发男孩跑得如此急切,整张脸上都溢满了焦急的惊慌。他在跑过某一段洒了水的地面时甚至脚下一滑,差点整个人直接滑在地上,金一手在地上一撑,堪堪稳住身子,也不顾袍子下摆沾了一片的水,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跑。

 

几个学生诧异地看着金,金发男孩跑得就像阵风一样,巫师袍下摆拼命扑扇,还能听到一点儿呼啦啦啦的响声。

 

终于,金跑到了一楼大厅——而这里已经几乎没有学生了,只有几对情侣手挽着手准备出去城堡外面顶着寒风散步——男孩没停步,直接从大门跑了出去,被迎面吹来的风吹得浑身一个激灵,他这才想起自己忘记披上那件厚斗篷再出来。但他实在太着急了,担忧的情绪催着他一口气跑下八楼,一路上都没想起来十二月的晚上有多冷,风又有多凛冽。

 

金站住脚,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看高高的格兰芬多塔楼,抿了抿嘴,最后一咬牙,还是转头向外,冲进了浓黑的夜色里。

 

霍格沃茨的禁林,每一年校长丹尼尔都要耳提面命严禁学生进入的地方,充满了各种神奇生物的危险地带——这是金义无反顾奔向的目的地。

 

禁林并不难找,就在霍格沃茨城堡西面,是一大片一望而知的阴森森林,几乎从没看到有人靠近过。金从城堡高处的走廊窗口看到过几次,禁林里的树木都又高又密,巨大的树冠黑压压的,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禁林看起来如此阴森的原因——金那时候觉得自己不喜欢禁林,何况他又是个习惯于遵守规则的孩子,因此一年多,他都从没想过要去禁林一探究竟。

 

但现在——

 

金站在禁林边缘,仰起头看着那些高得可怕的树木,它们纵横交错着向天空伸展,遮蔽了可怜的月光;向内看去,禁林里一片漆黑,只有寒风呼呼吹奏的怪异曲调,金觉得自己有点冷,他跑了一路,身上还是热乎乎的,但后脖子上渗出的汗水被风一吹就冰得厉害,他抬手擦了一把后脖子上的汗,发觉手指也被风一路吹得有点不听使唤了。

 

怎么想他都不该来这里,这个时间他该留在城堡里,做些别的事,在公共休息室和同学们约着玩玩噼啪爆炸、聊聊天、抱怨抱怨严厉的教授之类的——可是如今他马上就要明目张胆地违反校规了,甚至金自己也不确定,进入禁林之后会发生什么。

 

男孩的直觉告诉他,禁林远比丹尼尔校长的警告还要危险得多。可正因为这样,他才会一路那么焦急地跑出来,把整个城堡丢在身后,甚至没记得喊上紫堂幻和凯莉——尽管他现在正在庆幸没有拉着自己的朋友一同违反校规——他就带着他的魔杖,那么孤零零地来了。

 

风呼呼吹着,摇动了树木伸展的树枝,枝桠相互摩擦,发出令人有些牙酸的梭梭声。金把魔杖插进裤子口袋里,拢着两只手,往手心里呵了一口热气,搓了搓,而后重新拔出魔杖,用稍微暖和了一点儿的右手紧紧握住。

 

“Lumos.”

 

一团莹白色的亮光从杖尖闪烁而出,看起来像是魔杖上悬浮着一颗小小的光球,金吞了吞口水,另一只手把巫师袍拉紧了一点儿,好让风不要灌进自己的厚毛衣里去。他的右手将魔杖向前伸,那团光球驱散了一小片黑暗,勉强让金看得清脚下几步远的路,于是男孩就这么一脚踏了进去,他走得很慢,不但因为寒冷,也因为视野太过狭窄。

 

他很害怕,但他一点儿也没升起过打道回府的念头。

 

“没、没什么好怕的!”金给自己鼓劲儿,但他的两排牙齿正挤在一起咯咯作响,这让他说话磕磕绊绊的,“格瑞在里面……不能放着格瑞不管!”

 

格瑞去了禁林,而这竟然是家养小精灵娜娜告诉金的——“坏娜娜!坏娜娜!擅自向金先生传递金先生本不该知道的秘密!可是娜娜很担心格瑞先生!娜娜会惩罚自己的!”——娜娜直接从宿舍的壁炉里现身了,那时候的宿舍也恰好只有金一个人,金听到这个消息就愣住,在勉强安抚住拼命揪着自己脑袋去撞墙的小精灵后,金想也没想就抬腿向外跑了。

 

禁林有多危险,丹尼尔校长提过,紫堂幻说过,就连凯莉都对这片森林没有好感——那格瑞为什么会来呢?

 

正因为清楚格瑞绝不是喜欢冒险的性格,金的担忧才加倍了。

 

禁林里有什么能让格瑞舍得来?或者又是谁能让格瑞来,骗他来?强迫他来?

 

男孩脑子里充斥着这些乱糟糟的念头,对发小的担忧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结果差点儿被地上的一块石头绊了一跤,他短促地“哇”了一声,又在声音扩大之前急忙紧紧捂住了嘴。

 

当你身处一片死寂而黑暗的未知森林时,你也会想办法让自己沉默,融入这种难捱却代表安全的静默之中。

 

尽管跑来禁林的举动冒冒失失,但金却抱着一定要找到格瑞的坚定信念,他没办法明知格瑞一个人在危险的地方还放置不理,无论如何都没办法。

 

哪怕再有一百个格瑞阻止他。

 

哪怕这会让他自己也身陷危险之中。

 

“真是的……格瑞你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啊。”

 

男孩小声嘀咕着,又重新念了一遍荧光闪烁的咒语,魔杖杖尖的光球聊胜于无地扩大了一圈。禁林里的道路错综复杂,他把魔杖平放在掌心,轻声说了一句“给我指路”——这是紫堂幻教给他的指路咒语——魔杖转了转,闪着光的杖尖指向其中一条岔路。

 

金深吸了一口气,踏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他还在禁林靠外,暂时还没遇到什么有危险的神奇生物,几条蛇无声地在树干上蜿蜒爬行,一双双泛着冷光的眼睛盯着冒冒失失的小闯入者;一些球遁鸟飞快地跑过,有一只还撞到了金的小腿,吓得男孩差点叫出声来,可圆滚滚的球遁鸟受到了更大的惊吓,比金还快地再次消失不见。金沿着魔杖指引的路向内继续走,听到一些吵吵嚷嚷的尖利鸟鸣自禁林深处传来,好像童话里邪恶魔王的随从一般,他不由得又把巫师袍裹得紧了一点。

 

一路跑来的热量已经耗尽了,现在他只是个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十三岁男孩,上下牙齿咯咯打颤,寒气渗透了鞋面和厚袜子,冻得他脚趾发僵。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草叶相互摩擦的悉悉索索声,还有马蹄声踏在地面上的哒哒声,金吓了一跳,慌忙熄灭荧光,把自己藏到一棵粗大的树木后。他紧贴着那棵树,悄悄探出脑袋向外看,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勉强捕捉到一队影影绰绰的身影,那看起来像是一群骑着马的人。马蹄声清脆地踏来,越靠越近,金不敢再探出头,只好把自己整个儿缩回了粗大的树干后,拉起袍子上的兜帽遮住金发。

 

他凝神屏气地一动不动,手里紧紧攥着魔杖,耳边听着几步之遥的马蹄声——而他现在看清楚了,飞快地从他藏身之树身旁跑过的,是一队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的神奇生物,他们的上半身赤裸着,暴露在外的肌肉精壮而肌理分明,背上背着巨大的弯弓,身上还挂着盛满箭的箭筒。金微微张大了嘴巴,不由得看得出神,即使光线黯淡,他也能直观地感受到这种生物健壮而有力的美感。

 

魔法生物一向有着独特而难以抗拒的魅力。

 

然而,那群马人忽然停了下来,其中一个回过了头,狐疑地看向金藏身的粗大树木:“我感到有人类的气息……是巫师?又有巫师进来想干什么!”

 

金吓了一跳,慌忙收回视线,他紧贴着树干,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了——你很难形容被马人那样盯着的感觉,即使对方只是怀疑地看着树干。金已经明显感觉到了,马人不欢迎巫师,更不欢迎禁林的外来者。

 

“但这棵是家园树,要是真有巫师那么靠近,那些小家伙们早就骚动起来了。”另一个马人反驳道。

 

——小家伙们?

 

金疑惑着,却忽然感到脸颊一痒,他不敢动,只能尽力把目光向下转,发现一个绿油油的、像是枯枝一样的小东西站在他的肩膀上,勉强能辨认出像是头的部位以及躯干四肢,而它正伸出像是手臂的一小节细细的枝桠,使劲儿戳着金的脸。

 

金眨了眨眼睛,有点愕然,小东西却似乎很高兴,戳得更起劲儿了,但接着,马人群里便传来了声音:“干脆我去看一看吧。”

 

在一片附和声中,一串清晰的马蹄声靠近了,金吓了一跳,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喉咙发紧,握紧魔杖的手微微发颤,气也不敢出地僵在了原地,在心里祈祷着这棵树的阴影足够浓重,能保护他不被马人发现。

 

不够隐蔽的逃跑只是白白打草惊蛇——格瑞说过的话在这一刻忽然浮现出来,清晰无比。

 

马蹄声慢了下来,在树干外围停下,缓慢地绕着圈转动起来,终于,高大的马人探过了头,看到了紧靠着树干,死死咬着牙的男孩。

 

“…… ……”

 

金咽了一口口水,他能感觉到汗珠顺着自己的额角滑下去了,但让他稍感意外的是,马人只是皱了皱眉,面上并没有露出金想象中的厌恶神情:“未成年的小巫师……你在这里做什么?”

 

金分辨出对方没有恶意,微微松了口气,刚想回答,肩膀上的小东西却忽然蹦跳起来,发出了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但马人显然听懂了:“真少见,护树罗锅居然护着你。”

 

他重新打量了一下金,抬起马蹄继续走了:“我们从不为难幼崽,如果你是来找另一个小巫师的话,他向着禁林中心去了。”

 

马人的眼睛在夜色中灼灼地闪着光:“……但如果你听我的话,就赶紧回去吧,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说完,高大的马人走向他的同伴们,十分诚恳地摇了摇头:“根本没人,就是几只护树罗锅。”

 

于是很快,马蹄声再次疾驰起来,消失在禁林的夜色中。

金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完全听不见马蹄的声音,才终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的两条腿都有些发软,一时间站不住,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上,但马上他就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一手扶着树重新站起身来。

“给我指路。”

他把魔杖平放在掌心,再次发出了指示,这一次他的语气有些急切,而魔杖也飞快地晃了一下,稳稳指向禁林深处的某一个方向。

禁林的中心,格瑞要去的地方。

男孩压了压帽檐,又把兜帽拉紧一点儿,月亮升得高了一些,禁林里不再是漆黑一片,几丝朦胧的月光漏了下来,他想了想,最终收起了再次点亮魔杖的念头,直接向着指引的方向跑去。

马人话中透露的信息让金感到不安,他几乎是立刻就确定了,禁林中心有某些危险的东西存在,而格瑞正是为了那个而去的。

可他对此却毫无头绪,一无所知。

格瑞隐瞒得太好,有什么事情他不希望金知道的话,金就真的一点儿也不知道。

“老是这样!”

一边跑着,男孩一边咬牙切齿地嘀咕。他用两道小魔咒击开了几条拦路的蛇,绕过一丛灌木继续向前,这时候他开始庆幸魁地奇队高强度的训练,至少那让他的体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中途他停下几次重新用魔杖指路,跌跌撞撞地沿着越来越狭窄崎岖的道路前进。林间的路已经不足以支撑他迈开步子拼命跑,他一边用切割咒切开一些纠缠在一起挡路的枯枝,一边侧着身子从缝隙中钻过,有些枯枝勾住了他的袍子边角,金没时间去耐心解开,索性施咒把袍子一并割掉,于是他的袍子下摆变得破破烂烂的,像是一大堆被胡乱撕扯的布条。

禁林里传来的凄厉吼声越来越大,靠近湖边,雾气也越来越重,金甚至能感觉到有不少魔法生物的视线从暗处窥视着他,他压下心里的不安和恐惧。拼命搜寻着格瑞的身影。

哪怕雾气再重,只要看到了就一定能认出来——金有绝对的自信。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清晰可闻的“咔哒”声,听上去像是某种金属硬壳敲打摩擦发出的声音。金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头看去,隐约看到半空中几条交织在一起的线。

 

金屏住了呼吸,慢慢地抬起魔杖,用他最轻的声音开口:“Lumos.”

 

荧光自杖尖扩散开来,金举高魔杖向上看去,迎面看到一张巨大交错的乳白色蛛网,以及一只趴在蛛网上,正向下看着他的巨型蜘蛛——蜘蛛面上排列着八只眼睛,每一只眼睛都有拳头大小,庞大的身体布满了黑色的硬质绒毛,八条腿长长地延伸开来,巨大的鳌相互撞击着,那阵“咔哒”声就是这样发出的。

 

巨蜘蛛沿着蛛网向下爬来,八只眼睛闪着幽幽的荧光。

 

金一时间完全地愣住了,有那么几秒钟,他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扯回他注意力的是鬓边的痛感——那只小护树罗锅居然还待在他的肩膀上,锲而不舍地伸出两条枝桠使劲儿拽着他的头发,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地焦急大叫。

 

“……!!!”

 

金回过了神,咬咬牙,转头拔腿就跑,他发誓他听到了巨蛛逼近的声音,好像下一秒他就要被巨蛛抓住似的,可是他不敢回头看,只能拼命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巨大的恐惧慑住了他的全身,反而像桶冰水似的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护树罗锅揪着他的头发,在他耳边焦急地发出吱吱声,金绕过一棵树,没注意脚下,忽然被地面凸起的树根狠狠绊了一跤,他跑得太快,这一跤摔得太狠,他甚至能听见巨蛛迫近的风声。男孩猛地撑起身子,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笼罩在了阴影里,阴森的“咔哒”声在头顶响起,只要一步之遥,代表死亡的巨鳌就要落下。

 

金猛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抬头看去,握紧魔杖。

 

护树罗锅已经躲进了他的衣服领子里。

 

巨蛛闪着荧光的眼睛里映出了金的脸——

 

“火焰熊熊!!!”

 

巨蛛被一道火焰击中,一条腿短暂地烧了起来,猛地后退了两步。它发出了愤怒的吼声,暂时放过了金,四下张望着寻找咒语的源头——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那是一个银发少年,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后,一手还举着魔杖,近乎挑衅地摆出攻击的姿势来,一张脸绷得紧紧的,苍白的脸像是石板一样。

 

巨蛛怒吼一声,调转方向扑了过去。

 

“格瑞!!!”金叫了一声,他下意识地想追过去,却听见格瑞远远的一声“别过来!”。

 

男孩愣了两秒。

 

而后他拔腿追了过去。

 

他不知道这只长着八只眼睛、身型巨大的蜘蛛是什么,但他能十分清楚地感觉到——那不是格瑞一个人能对付的生物,格瑞的那声“别过来”,只是为了把他排除在危险之外而已。

 

就像格瑞一直以来那理所当然的隐瞒一样。

 

金追得很快,他能看见格瑞不断地对巨蛛施放咒语,巨蛛像是被什么绊住脚似的,一路追得磕磕绊绊,但很显然,格瑞成功挑起了巨蛛的怒火,金已经绕着跑到巨蛛身侧了,这只身型巨大的生物并没有再分任何注意力给他。

 

——这是机会。

 

金紧紧盯住了巨蛛面上最大也最醒目的那只眼睛。

 

“格瑞!往右边!”他提高声音叫了起来。

 

格瑞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但银发少年转了个弯,在一个岔路的拐角处向右跑去,巨蛛跟着转弯,却又被一道“障碍重重”阻挡,它巨大的身子一时间转不过弯,在原地停顿了一秒钟——

 

“粉身碎骨!”

 

另一道咒语发出,直接击中了巨蛛面上最大的一只眼睛。巨蛛发出痛苦的嘶吼声,八条腿蜷缩起来。金没有犹豫地向着格瑞跑去,格瑞一言不发地拽住了金的一只手,拉着男孩狂奔起来。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巨蛛随时可能再次追上来,除非他们完全离开禁林,否则不可能脱离危险。

 

格瑞忽然短促地吸了口气,接着猛地回过身,揽过金直扑向另一侧,一道黑影从半空中划过,两个人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唔——”格瑞把金护在身下,撑起身子时发出一声闷哼,金看到格瑞的眉头皱起来了。

 

“格瑞?”他担忧起来,急忙推着格瑞的肩膀想起来看个究竟,但很快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格瑞身后上方,八只稍小一些的眼睛从黑暗中窥视着他们。

 

另一只巨蛛。

 

“金。”格瑞的声音很轻,快而急促,“起来,沿着这个方向一直跑,别停下来,前面有一棵家园树,到那里就安全了。”

 

金发男孩肩膀上的护树罗锅发出赞同的吱吱声,还自豪地叉了叉腰。

 

紫罗兰色的视线转向绿油油的小东西:“让它给你指路。”

 

“可是格瑞……”

 

“快走!”这次的语气更加急切了,甚至带着一点胁迫的意味,“你跟着我太累赘了,在这种地方,我没时间照顾你。”

 

金被格瑞的话刺痛了,但他知道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因此他立刻站起了身,却并没有转身跑走。

 

男孩站到了格瑞身后,正对着那八只散发着幽幽荧光的眼睛。

 

“可是格瑞……”金轻声说,嗓音因为恐惧和愤怒而沙哑发颤,“……要是这次我不跟着你,你会死的!”

 

他的小腿在颤抖,手也是,可他还记得死死地握着魔杖,抬起来,直指着面前危险的巨蛛,摆出一个既是守护,也是进攻的姿势。

 

男孩死死瞪着面前的八只眼睛,发出了一声怒吼:“不许过来!”

 

他的身影太渺小了,在巨蛛面前像只蚂蚁一样脆弱;可他的身影又那么坚定,立在那里像一道屏障。风把他的巫师袍吹得呼呼作响,袍子下摆破破烂烂,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泥土和草叶,他狼狈极了,就这样挡在格瑞面前,却一点也没有退缩。

 

在他身后,格瑞始终没能站起身,他的右腿被划开了一道大而深的口子,那是试图捕食猎物的巨蛛留下的,鲜血不断地涌出,已经把他的裤子浸透了一块。

 

“别做傻事……”格瑞咬住了牙,意识到他可能劝不动固执的男孩,话语中难得地染上了一点儿无措,“快走!”

 

“四分五裂!”

 

回答他的却是一道魔咒。

 

“四分五裂!四分五裂!!!”

 

接连不断的咒语光芒打向巨蛛一条腿的关节处,巨蛛被击中了,整个身子随着失去平衡的腿一起歪倒。金谨慎地退了一步,俯下身想也没想就架起了格瑞的一条胳膊:“格瑞,快走!”

 

“笨蛋,你……”

 

“格瑞你才是笨蛋!”金一句话顶了回去,他的语气从来没有这么气势汹汹过——或许有过,但那绝不是对着格瑞。

 

格瑞微微愣了一下,距离很近,他能看清男孩那双变得湿润的蓝色眼眸——吸饱了水汽,像是随时都会滴落下来一样。

 

“…… ……”

 

格瑞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好让意识保持清醒。八眼巨蛛能分泌毒液,毒素大概已经顺着他的伤口进入血液,如果不是他拼命强撑着,他早就该不省人事了。

 

可是很多事情光凭意志力是战胜不了的,就像现在,格瑞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他马上就要真正地昏迷过去了。

 

而在那之前必须确保金安全离开。

 

“你快走。”格瑞试着把金推开,可他的手开始失去力气,甚至连话音也开始变得虚弱,“带着我的话你根本逃不掉……”

 

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根本没有余裕去修饰说出口的话。

 

“金,快走,你不该来这……”

 

“格瑞?格瑞!”金惊慌起来,他发现格瑞的身子在向下沉,明显对方已经根本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他转过头看了看,这只身型稍小的巨蛛还没恢复平衡,他还有一点时间。

 

“格瑞你……格瑞!别闭眼睛!”

 

金吃力地把格瑞拖到自己背上扛住,他被银发少年压得差点直不起腰,想想,他急中生智地给格瑞施了一个漂浮咒,一手扣住格瑞的胳膊,迈开腿就向前跑。

 

背后传来巨蛛八条腿在地上爬行的声音,金咬咬牙回过身又施了几个粉碎咒,他不敢停下来,可是身上带着一个比他高了半头的少年——尽管施过漂浮咒而轻了许多——还要在禁林里穿行,也足够他跑得气喘吁吁。

 

小小的护树罗锅忽然尖叫起来,接着就飞快地钻进了金的衣领里缩成一团,金已经能大致分辨出这个小东西的叫声——这种叫声通常代表了危险——他心里一沉,但比恐惧和绝望更快出现的,是一种必须直面的决心。

 

他还带着格瑞,这次他自己跟上来了。

 

现在能保护他们的只有他。

 

能保护格瑞的只有他。

 

他要保护格瑞。

 

“Lumos!”

 

——不管面前是什么,身后是什么,他都必须面对。

 

强盛的光芒在杖尖聚集起来,照亮了金面前的道路,也照亮了一个立在路中的生物。

 

漆黑的夜骐转过身来,甩了甩头,向着金走了几步,轻轻摆动了那条长长的黑色尾巴。

 

在夜骐身后,一团同样漆黑的烟雾似的东西悄无声息地离开,但金并没有注意到,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夜骐上,并很快认出了对方:“是你!”

 

开学时,金拉着格瑞,又喊上紫堂幻和凯莉,坐上的马车就是这匹夜骐拉着的——因为只有它回应了金招手的打招呼。

 

夜骐轻快地向金跑来,张开了巨大的翅膀,金不再多想,咬着牙加快脚步冲了过去:“等等!……请你帮帮我们,我们得逃出去!”

 

男孩拖着已经昏迷不醒的格瑞一路跑到夜骐身旁,夜骐温驯地摆了摆头,在金面前弯下了脖子,金把格瑞推到夜骐背上,自己也飞快地骑了上去,拽着格瑞抱紧了夜骐的脖子:“拜托你了……我们要去霍格沃茨城堡!”

 

夜骐扇动翅膀,腾空而起,把身后追来的八眼巨蛛远远甩在身后。他们跃出禁林,高高地在空中盘旋,向着城堡快速飞去。夜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过了几秒钟,他们已经降落在城堡前的草地上。

 

金带着格瑞跳下夜骐的背,拍了拍夜骐瘦骨嶙峋的身体,轻声道谢,而他转过身的时候——那一瞬间彻底的安心感笼罩了他的全身——城堡大门被推开,身穿白袍的高大巫师急匆匆地向外走来。

 

“丹尼尔校长!”金叫起来,他甚至顾不得自己违反校规被抓了现行的后果,“格瑞!格瑞他受伤了,是一只巨大的蜘蛛,他……”

 

“先去校医院。”难得的,丹尼尔的脸上没有了惯常的淡淡笑意,他接过了金背上的格瑞,抬脚飞快地向城堡内走去。金紧紧跟着,他们踩着楼梯爬上二楼,走廊里已经没有学生,显然宵禁时间早就过了。

 

丹尼尔把格瑞交给了庞弗雷夫人,转头看了一眼金:“金,关于今晚的事情,我想我需要你把详细的经过告诉我。”

 

“校长,格瑞……”金的手还揪着格瑞的一角袍子,银发少年的面色已经苍白得吓人了,就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他会没事的,我保证。”丹尼尔的声音温和了一点,“波皮能够治疗他。等你再过来,就会看到他脱离危险,所以在那之前,请先和身为校长的我解释一下,好吗?”

 

金抿了抿嘴,视线还黏在格瑞脸上,手却已经松开了:“嗯,我知道了。”

 

他们花了一点时间前往校长办公室,金跟在丹尼尔身后,看着一样滑稽丑陋的怪兽雕像,却再也没有上一次前来的轻松心情。他们在办公室里的米色沙发上坐下,校长再次挥动魔杖,为他们两个各泡了一杯热腾腾的甜茶。

 

“我想你需要这个。”丹尼尔说。

 

“谢谢。”金把茶杯拢在手心,隔着陶瓷传来的热度让他渐渐地回过了神,他终于生出一点儿死里逃生的真实感来——他和格瑞都成功从禁林逃出来了,没有成为那些可怕巨蛛的盘中餐。

 

格瑞会没事的——这个想法让他的一颗心彻底落了下去。

 

“好点了吗?”丹尼尔观察着金的神情,他知道男孩需要的不是催促而是等待,“别急,对于未成年的小巫师来说,进入禁林是一段足够可怕的经历,也许你可以先喝杯茶,吃一块蛋糕,再慢慢地和我说。”

 

金摇了摇头,他抿了一小口茶,继续捧着茶杯:“我没关系的,现在就可以和您说了。”他只想尽快回到医务室去。

 

男孩把晚上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丹尼尔,包括马人,包括叽叽喳喳的小护树罗锅(甚至还从他的衣服领子里钻了出来,又把他吓了一跳),包括禁林中心,湖边的雾气,以及长着八只眼睛的巨蛛,和那匹突然出现的夜骐。但他隐瞒了自己关于格瑞的猜测,也没告诉丹尼尔他觉得禁林中心有危险的东西。

 

“我明白了……”丹尼尔沉思着,“在夜里闯入禁林……万幸的是,你们都没有生命危险。禁林是个极度危险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每一年我们都严令禁止学生进入。”

 

“我知道……”金低下了头,他当然清楚他违反了校规,但他也清楚,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

 

可他等来的不是想象中的斥责,而是落在头顶的温热掌心。

 

丹尼尔轻轻揉着他的头发:“我真的非常高兴,你们两个都回来了。无论是作为校长还是作为我个人,我都由衷地感到庆幸,金,你们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

 

金愣愣地抬起头,撞进丹尼尔温和的视线里,他忽然鼻子一酸,已经很久没有长辈像这样关心过他和格瑞了。

 

“不过——”丹尼尔收回了手,话锋一转,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擅自闯入禁林,你们两个都违反了校规,对你们的处罚是必不可少的。你们的违规行为将会被公示在各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以警示其他的学生,同时,你们每个人都将给自己的学院扣掉两百分,以及持续一星期的禁闭劳动,一篇十英尺的检讨书,明白吗?”

 

“明白。”金蔫蔫地点了点头,“校长……所以我们不会被开除了?”

 

“不会的。”

 

丹尼尔特意把金又送回了校医院,并为金争取到了当晚也留宿在校医院的特权,庞弗雷夫人对此感到不满——这位女士总是对一切可能干扰她的患者的行为感到不满——不过当她看到男孩站在病床前低头看着格瑞的样子时,她撇了撇嘴,到底还是默许了。

 

金默默地站在病床前,低下头去看着格瑞——少年还躺在病床上,银发散乱,面色苍白,昏睡不醒。尽管金已经知道格瑞脱离了危险,但当他这么看着格瑞的时候,忽然的,他连伸手去碰一碰都不敢。

 

哪怕只是碰碰格瑞的脸颊。

 

他从没想过格瑞也会有这样虚弱甚至狼狈的样子,在他的记忆中,一切的记忆中,格瑞都是比他要厉害、要强大得多的人。尽管他一直说着要成为比格瑞还厉害的人,但他从没想过,这份印象会以这样的方式被打破。

 

当格瑞无力地推着他,让他快走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

 

——那时候的格瑞根本没想着自己的安全,只是那么尽力地想确保他能逃走。

 

也会有格瑞做不到的事情,对付不了的可怕的生物,无力解决的死亡威胁。

 

格瑞不是无所不能的,但格瑞却选择保护他。

 

“格瑞……”他轻轻喊了一声,“格瑞你听得见吗?你没事了,我们都没事了。”

 

男孩垂在身侧的手攥得紧紧的。

 

“我们都给自己的学院扣了两百分……还得了好多禁闭劳动和检讨书呢,校长说等你身体好了再开始,所以检讨书我也等你醒了一起写。”

 

金在格瑞的床边侧着身子坐了下来,他坐得很小心,只压着一点点的床铺。

 

“但是格瑞……我不喜欢你这样。”他小声嘀咕着,没去看格瑞的脸,“你不能总是擅自把我推到安全的地方,却什么都不告诉我,那样一点儿也不公平,你不能再这么对我了,这次我一定要和你好好谈谈,我绝对不会让步了!”

 

男孩抬起一只手,使劲儿抹了一下眼睛。

 

“我说过,你要是真的怎么样,我就真的要生你的气了。”

 

“格瑞,我真的生气了。”

 

他在格瑞的床边坐了很久,维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直到身子几乎僵掉,庞弗雷夫人来催他换衣服回相邻的另一张病床上睡觉。

 

可是第二天早上,庞弗雷夫人却看见,金发男孩坐在银发少年床边的一把凳子上,趴在床边睡着了。金的一只手轻轻搭在格瑞被子外的掌心里,微张着嘴睡得很沉。

 

那样子就像是,不这样就睡不着似的。



——tbc——


(以下科普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禁林

位于霍格沃茨城堡的西面,是一大片阴森的树林。按照学校规定,学生不得进入禁林。禁林内长满又密又高的树木,将整片天空都遮盖着。禁林内里有各种怪兽和神奇生物,例如:狼人,半人马,蜘蛛等,非常危险:但也有吉祥的魔法生物,比如:独角兽。

(评论里有人指出了我直接复制粘贴百度百科来的一个小bug,海格的朋友应该是鹰头马身有翼兽。然后我仔细想想,其实巴克比克早就飞走了……算在禁林里也不太好,索性把这句也删了【喂)


*护树罗锅

护树罗锅是一种守护树木的动物,主要产于英格兰的西部、德国南部和斯堪维亚半岛的某些森林中。它长着两只褐色的小眼睛,因为身体太小(最高为八英寸),而且从外表看,是由树皮和小树枝构成的,所以极难见到。

护树罗锅是一种性情平和、极其害羞的动物,以昆虫为食,但是如果它所栖身的那棵树受到威胁,它就会一跃而下,扑向试图毁坏它家园的伐木工或树木修补专家,用它那长而锋利的手指挖向他们的眼睛。如果一个巫师把土鳖奉献给护树罗锅,就会使它得到长时间的抚慰,这样他或者她便可以从树上取下木材做魔杖。


*马人

马人很聪明,会说人类的语言,因此严格说来,不应被称作动物,但是根据它们自己的要求,它被魔法部划归动物之列。

马人是丛林动物,人们认为他原产希腊,可是现在欧洲的许多地方也有马人群体。有马人的国家,巫师当局都会划出特别区域专供马人活动,这样马人不会受到麻瓜的骚扰;然而,马人很少需要巫师的保护,因为他们自己有办法避开人类,马人的生活方式仍然蒙着一层神秘色彩。一般来说,他们对巫师和对麻瓜一样不信任,实际上似乎对待巫师和麻瓜并没有任何区别。他们成群结队地生活在一起,一般十至五十个不等。

马人精通魔法治疗、占卜、射箭和天文学,享有盛誉。


*八眼巨蛛

八眼巨蛛是一种体形巨大、生性凶残的蜘蛛,它有八只眼睛。八眼巨蛛的英文名字是acromantula 。原产加里曼丹岛,栖息在茂密的丛林里,身覆盖着浓密的黑毛;腿向身体两侧伸展的跨度可达十五英尺;它还会分泌毒液。是一种食肉动物。于1993年被著名动物学家Bob.L.Brown发现。


*Lumos

被翻译成中文时咒语是“荧光闪烁”,顾名思义,点灯用的一个魔咒。

之所以在文里不写荧光闪烁而总是写Lumos……是个人的一点小爱好,因为非常喜欢这个咒语的发音哈哈哈。

顺便,熄灭杖尖荧光的对应咒语是Nyx,这是罗马神话中的司夜女神。(感谢评论小伙伴捉虫!是Nyx来着!谢谢!)

评论 ( 218 )
热度 ( 3215 )
TOP